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戀愛的相處模式

*在上傳的前一刻突然覺得這篇內容好平淡的我,難過


正文以下

----------------------------------------------------------------------

  「我下禮拜要去東京辦畫展,大概會在那邊停留個一、二天。」

 

  三日月宗近那墨藍色的腦袋從報紙中探出,鏡片後帶有新月的眼眸眨了眨,他看了看對自己說話的戀人,過了幾秒後終於擠出一句「嗯,祝你畫展順利」。

  山姥切國廣有些無奈的笑了,之後便拿起繪畫用的材料進自己的房間幹活了。

  三日月看著山姥切的背影,想留住他再多說幾句話,但又覺得這樣做似乎太過黏膩,便看著那金色的髮絲消失在門後。

 

  三日月並不想讓山姥切覺得自己是個煩人的傢伙,例如要求他報告畫室發生了什麼,或是說一些甜言蜜語,就像天下情侶們會做的那樣。

  他承認自己也不是那種會問東問西的類型。

 

  所以當山姥切要離開自己出外工作時,他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覺得聊再多都是一種束縛對方的行為,而且還帶點不信任的味道。

  他討厭這樣。

 

  雖然三日月相信山姥切在交往的時候已經充分了解這點,但同居之後反而是他先擔心他們之間的感情會不會受到影響。

  處於一個矛盾的狀態,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三日月決定將自己放逐進字海中,不再思考。

 

 

 

  山姥切走出房門已經過了五小時,柔和的日光早已轉為毒辣的射線,他看見三日月坐在沙發上,眼睛閉的死緊,紫外線透過落地窗照在那好看的臉上,看起來很美,但似乎有點熱過頭了。

  「三日月,你會中暑的。」山姥切搖了搖三日月的肩膀,確認他醒來之後便走進廚房,打開冰箱倒了一杯冰麥茶遞給他。

  「謝謝……」三日月睡眼惺忪地接過杯子,在山姥切眼裡,這舉動顯得有些可愛。

 

  「吃午飯嗎?」山姥切抓起三日月尚未喝完的麥茶吞了幾口,乾渴的喉嚨得到滋潤,發出的聲音終於好聽了許多,「我隨便弄幾道菜,把昨天剩的飯解決了吧。」

  三日月點點頭,「那我來幫你。」

 

  三日月喜歡他們一起做菜的時光,只有這樣,山姥切才會講許多他最近發生的事,而他也會將自己上班的事告訴他,兩人有說有笑的,才能讓他心中的不安減少一點。

  但當飯菜都被端上桌後,他們又會像平常一樣,安靜、沉默。

 

 

  時間很快地就來到山姥切舉辦畫展的日子,臨走前他給了三日月一個道別的吻,如同蜻蜓點水般,雖淡,卻能在三日月心中激起一圈圈漣漪。

 

  「路上小心。」

  山姥切對於這樣簡短的關心並無不滿,但他卻不滿於三日月的態度。

 

  他知道自己和三日月都不是那種會天天黏在一起的個性,但最近這種狀況好像越來越嚴重,三日月就像一隻流浪貓,跟自己保持著適當的距離,又不主動靠近。

  這樣真的是在交往嗎?山姥切不禁這麼想。

 

  他決定等畫展結束後再來好好地跟三日月算帳。

 

 

  兩天過去,畫展十分成功的結束了,山姥切也接到不少編輯的邀約,他很開心自己能再多賺點錢,好讓三日月不用多負擔一部份的房租。

 

  山姥切看了看手錶,現在時間是下午三點,慶功宴預計在晚上六點舉行,他走出會場,拿出手機撥給他現在最想見到的人。

  手機那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山姥切笑了笑,問:「你在睡覺嗎?」

  「恩……」

  伴隨著哈欠聲的回答讓山姥切笑得更加開懷,三日月這才清醒過來,尷尬地笑了幾聲。

 

  「畫展很順利,所以今天有慶功宴,恐怕要明天才能回去了。」山姥切簡潔的報告近況,在旁人耳裡,聽起來就像軍人在聯絡家人一樣。

  三日月對戀人的說話方式早已習慣,便只回了句「我知道了」。

 

  這次換山姥切不說話了,沉默讓他們之間飄散著奇妙的氣氛,但誰都不先開口說要掛電話,就這樣讓彼此的呼吸聲一陣一陣地傳進心中,想見對方的心情越發膨脹,但卻沒人願意說出口。

 

  「我有話想和你說。」

  山姥切嚇了一跳,因為這句話不是由自己口中說出,而是三日月。

 

  「……好。」他假裝鎮定的回答,等聽到電話被掛斷的聲音後才長長的吐出一口嘆息,他緊握手機,做了最壞的心理準備。

 

 

 

  下午三點的陽光十分暖和,但山姥切的內心並沒有因此而溫暖起來,他腦海中浮現這段感情結束的畫面,微微顫抖的手握住了公寓的門把,遲遲無法推開,若不是經過的鄰居用狐疑的眼神看著他,恐怕他會在門外站到太陽西下。

 

  山姥切輕輕地轉開門把,他看見三日月站在落地窗前,凝視著自己無法了解的景色。

  眼淚滴了下來。

 

  身體的反應先於大腦,山姥切一把抱住三日月,三日月明顯被嚇到了,他本想說句「歡迎回來」,但在聽見細微的啜泣聲後便放棄了這個念頭。

  他轉身抱住因哭泣而顫抖的身體,輕嘆了一口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他心想,一定是因為自己太過貪心了吧。

 

  「山姥切,或許你會嫌我煩……」三日月緩緩的開口,「但我真的無法忍受了。」

  山姥切的心臟跳的飛快,他不想聽他接下來的話。

 

  「我無法忍受沒有你的日子。」三日月有些害羞,又帶點無奈的說著,「我想更靠近你,多擁抱你、多親吻你,我無法克制自己……」

 

  山姥切抬起頭,淚滴還掛在臉頰上,眼睛睜的大大的,呆然的看著三日月,「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嗎?」

 

  「怎麼可能!?」

  三日月驚嚇的樣子讓山姥切笑了出來,他搖搖頭,抱緊這個有些笨拙的男人。

 

  「我想我們有很多事該聊聊。」他走進廚房,對三日月微笑,

 

  「所以,我們的晚餐要吃什麼?」

------------------------------------------------------------------------

先說說為什麼會寫出這麼平淡的內容......因為我想要一個不會干涉我太多的男朋友啦哈哈哈哈哈(?

所以就想寫寫看如果三山的相處模式是這樣的話會怎麼樣呢~?

結果寫到後面發現兩人太過喜歡對方所以無法不干涉XD(?


再來報告近況,因為我進了一所不符合自己智商的學校所以以後可能不太能發文,不然可能無法畢業哈哈(淚流滿面

2017.07.22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