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5

繁體注意...內容跟標題沒有關係...!!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黑道當家x人妻大學生(?

*注意!!這是一篇進展非常慢更新可能也慢的三山!!每篇大概只有一千多字!!人物性格跟本丸的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OOC!!文筆很渣!!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開始

----------------------------------------------------------------------------

  身為山姥切的高中好友,獅子王在一起走回家的路上問了他從以前就很在意的事情,「我說山姥切阿,你什麼時候才能把走路不看前面的毛病給改掉阿?」

  

  「…改不掉了。」山姥切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便隨便敷衍過去。

  「這樣會很危險啊!萬一撞到什麼不知名的東西怎麼辦?」獅子王激動的說。

  「不知名的東西是什麼阿……比起這個,再不走快一點的話你要的冰淇淋就沒了喔。」

  「對對對!我們得走快一點,免得賣完了。」獅子王想起那間超有人氣的冰品店,不由得加快了腳步,深怕自己苦等多時的限量口味就這樣被搶光了。

 

  在獅子王想著他最愛的冰品時,山姥切的思緒也飛到了以前的回憶裡;小時候的山姥切身邊還有個容貌非常好看的哥哥,他認為比起自己,哥哥什麼都懂,父母也比較疼愛哥哥。

  這讓他懼怕著別人的眼光,他覺得自己並不好看,各處也都贏不了哥哥,所以山姥切開始穿著連帽T恤,但很快的他就發現這樣只會吸引更多的目光,於是他選擇了低頭走路這一個方法。

  即使哥哥已經在他七歲的時候因為家境問題而送給別人當養子,他的習慣也從沒改變。

 

  「對了山姥切,你想好要點什麼口味了…小心!!」獅子王剛從陶醉冰品的氛圍中醒來,就看到山姥切即將撞上站在一旁的路人。

  但獅子王出聲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山姥切就這麼筆直地撞上前方的西裝男;正當山姥切準備跟眼前的人道歉的時候,頭頂卻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哎呀,這不是我們的三日月夫人嗎?」

  山姥切猛然抬頭,才看清楚自己撞到的是小狐丸,他將平時的一頭長髮給紮了起來,多了一分精明的感覺,那反差竟讓山姥切有些認不出來。

  雖然山姥切很想跟小狐丸爭論那個奇怪的稱呼,但是他的注意力完全被他身後的一群人給轉移過去。

  

  在小狐丸身後有一群黑衣人正在狂按咖啡店的門鈴,還不時的對對講機各種溫情喊話,像是”你這樣孩子知道了會怎麼想”,還有”你有老婆孩子要養我也有阿”等等諸如此類的話。

  這時有一個黑衣人走向小狐丸,他神情無奈的在小狐丸耳邊說了幾句話,小狐丸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沒關係,交給我,你們等等。」

  「那麼,小狐還有公務在身,三日月夫人就先回去吧。」小狐丸像往常一樣,對山姥切微笑著鞠躬。

 

  「山姥切…沒想到你已經…爸爸我好感動阿…」獅子王此刻的感情就像是嫁女兒一樣,無比感傷,但是他馬上話鋒一轉「所以發生了什麼事?我聞到了有趣的味道……」

  山姥切看到獅子王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心想是瞞不過了,「…等冰買到了我在跟你說吧。」

  在離開前他們還看到小狐丸將疑似咖啡店店長的老婆小孩的住址給念了一遍之後,咖啡店的鐵門就拉開了。

 

 

  山姥切在冰品店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獅子王,獅子王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如果有進展的話要隨時報告,完全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山姥切只能後悔自己交錯朋友,默默地回到三条宅邸。

 

  山姥切今天仍然在圖書室打發時間,因為三日月不在的關係,所以沒有人會叫他作飯,這讓他省了不少時間去照顧一個生活有障礙的人。

  山姥切隨手抓了一本書,仔細一看書名是”夢的解析”,正好是他感興趣的領域,於是他拉開椅子認真地翻閱起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山姥切的眼皮越來越重,在意識快要完全脫離自己以前,似乎還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櫻花香,接著,他陷入了沉眠。

-------------------------------------------------------------------------

這章基本上把國醬的身世給介紹了下...感覺挺廢話的...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