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6

繁體注意...內容跟標題沒有關係...!!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黑道當家x人妻大學生(?

*注意!!這是一篇進展非常慢更新可能也慢的三山!!每篇大概只有一千多字!!人物性格跟本丸的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OOC!!文筆很渣!!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開始

------------------------------------------------------------------------

  當山姥切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和室,他發現自己像個女兒節的娃娃一樣跪坐在墊子上,身後是大大的金色屏風;他左顧右盼,發現這裡只有自己一個人,想起身去拉開眼前的紙門卻做不到,腳就像是黏在了墊子上完全無法動彈。

 

  山姥切開始緊張了起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手上拿著一個銅鏡,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還是可以推敲出現在的自己穿著一身白色的和服,和服上頭還有淡粉色櫻花的圖案,而頭上還披著一絹白色的蕾絲紗布,看起來就像頭紗一樣。

  山姥切此刻就像個待嫁的新娘,乖乖的坐在位子上等待著新郎到來,鵝黃色的燭光透過紙燈罩灑在他的身上,竟更添幾分艷麗動人。

 

  在山姥切想著要如何從這個地方出去的時候,紙門終於被人拉開,一位身穿藏青色和服,手拿白色紙扇的男性走了進來,山姥切想看是誰,卻發現看不清楚男人的臉,他的臉就像是被霧給蓋住了一樣,只看的見一片灰白色。

  男人在山姥切身旁的墊子坐下,他將酒遞給山姥切後便把自己手上的一飲而盡,山姥切照著男人的動作做了之後,男人臉上的霧似乎薄了一點。

  而男人又再喝了兩杯酒,山姥切也照做了,接著他們面對面而坐,男人將手上的扇子交換山姥切的銅鏡,並將他的頭紗給取下。

 

  男人開始解開山姥切的腰帶,褪下他的和服外衣,山姥切發現事情不太對勁,便開始掙扎起來,「等、等一下…!」他用有點顫抖的聲音喊著。

  男人見狀便開始溫柔地親吻他,似乎是想要安撫他一樣,隨後男人抱住了山姥切,在他耳邊輕聲地說: 「別擔心,把身體放鬆交給我。」

  山姥切還沒想起這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便被男人推倒在地,瞬間一股淡淡的櫻花香味在此刻散開來。

  在山姥切閉上眼以前,映入視線的是逐漸在紙扇上浮現的新月,以及男人的面孔。

 

 

 

  山姥切像做了惡夢一樣的從床上驚醒,剛剛的夢境太過於真實,竟讓他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醒了。

  等到山姥切終於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不在圖書室,而是在自己的房間,但他沒有時間去思考自己是怎麼回來的,因為剛起床的他口渴的要命,他拿起桌上的水就往嘴裡送,待山姥切補充完所需的水分後,才開始將夢的劇情給回放一遍。

 

  山姥切不禁想起今天在書上看到有關於夢的解釋,書上寫著夢的內容或許是現實中慾望的表現,只要一想到這裡就忍不住打冷顫,他告訴自己只是因為下午的時候小狐丸說的話和獅子王的影響所導致,絕對不會是自己慾望的投影,絕對不會。

 

  為了讓自己不再去想這件事,山姥切決定去一樓的澡堂跟傭人們一起泡澡,當他打開房間的門時,他看到三日月正維持著準備要敲門的姿勢。

  「喔呀,山姥切你醒了阿,我正打算叫你起床吃晚餐呢……山姥切?」三日月對山姥切低著頭,不發一語的樣子感到有些奇怪,「你還好嗎?」

  三日月正想將手伸向山姥切時,山姥切猛然抬頭大喊,「你身上一股討人厭的味道!!不要再靠近我!!」

  

  搞不清楚狀況的三日月又只能呆呆地看著山姥切跑走,留下滿臉疑惑的自己站在原地。

-------------------------------------------------------------------------

後續卡住了...只好來發個文...

有太多東西想寫進去但好像不太行...讓我先去睡個覺吧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