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7

繁體注意...內容跟標題沒有關係...!!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黑道當家x人妻大學生(?

*注意!!這是一篇進展非常慢更新可能也慢的三山!!每篇大概只有一千多字!!人物性格跟本丸的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OOC!!文筆很渣!!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開始

----------------------------------------------------------------------

  三日月最近有個煩惱,他趴在辦公桌上想了一整個上午,卻還是想不透要怎麼解決。

  「小狐丸阿,你說山姥切到底是怎麼了?」三日月對著剛要進來報告的小狐丸哀怨的說,「我覺得他一直避開我,但是我不覺得我做了什麼阿……」

  「……」小狐丸將本來要報告的資料放在辦公桌上,嘆了一口氣,「這種事不該問我吧,何不去問問本人?」

  「我也很想,但是他一看到我就跑走了,我也沒辦法。」就像是在不滿小狐丸的答案,三日月嘟起嘴,小聲的抱怨著。

 

  「……在想這些之前,何不先把工作做完呢?兄長可別忘了明天要跟東區的開會阿。」

  「我知道,可是我現在不想工作。」若不是面前還有張辦公桌,小狐丸都覺得三日月要躺在地上打滾了。

  「……好吧,我幫就是了。」小狐丸為了讓眼前的人乖乖地將預定的工作給做完,只好讓自己也跳入這個坑中,「我會叫他在庭院等,兄長就趁這個時候問清楚。」小狐丸說完便轉身就走,但三日月卻把他叫了回來。

  「對了,小狐丸阿,」三日月往自己的手臂上嗅了嗅,「我身上是不是有奇怪的味道啊?」

 

 

 

  山姥切被小狐丸拉到庭院的時候就有不好的預感,而當他的身後被人給抱住的時候更是應驗了自己的直覺。

  「放開我,三日月。」山姥切激烈的掙扎,但是三日月的力氣比他想像的還要大上許多,根本沒辦法逃離。

  「等等、山姥切,聽我說!」

  山姥切發現三日月變得不像以往一樣的從容,加上掙脫未果,他便放棄了掙扎,將身體軟下來任由三日月抱著。

 

  「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躲我,但是我想了很久還是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拜託你,跟我說好不好?」三日月將頭埋在山姥切的頸窩,用顫抖的聲音說著,「我真的不想惹你生氣,真的……」

  山姥切重重的嘆了口氣,說: 「你並沒有惹我生氣,是我自己的問題。」

  三日月將山姥切轉過來,抓住他的手臂,「一直躲著我的理由,我能知道嗎?」

 

  山姥切在這麼近的距離下才發現,三日月的眼睛裡掛著一彎新月,那美麗的眼眸就像是要將他給吸進去一般,散發著一絲柔光;山姥切被眼前的人盯得受不了,只能緩緩的張開口。

  「我…我做了一個夢……」山姥切回想起夢的內容,臉不禁越來越紅;等他將夢一五一十的全盤托出後,山姥切只覺得自己臉又紅又燙,完全不敢抬頭去看三日月。

 

  「所以你躲著我的原因是因為這個?」三日月看到山姥切點了點頭,先是愣了幾秒,隨後便開始大笑,「哈哈哈哈哈!山姥切…你真的是太可愛了阿!」三日月摸了摸山姥切的頭。

  「什…什麼可愛!沒有人這樣形容男生的吧!」山姥切被這一番話給逼的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三日月那溫柔又喜悅的表情。

  「我還以為我被你討厭了…但這下子我安心了呢。」三日月笑得像個孩子一樣,那模樣竟讓山姥切起了想去照顧他的念頭。

  「不可能會討厭你的吧…」山姥切小聲的嘟囔著。

  「恩?」

  「我、我是說你是我的恩人,又是我的領養者,所以不可能會討厭你的吧!」山姥切慌張地說。

 

  「那麼我今後還可以吃到你做的飯嗎?」三日月微笑著問。

  「啊?你在說什麼啊?當然可以啊。」山姥切不解。

 

  三日月開心地抱住山姥切,不斷重複著”太好了、太好了”這句話,山姥切覺得自己的心臟越跳越快,鼓動的吵雜聲就快要被三日月給發現,但他已經無力去掙脫這個有著淡淡櫻花香味的懷抱。

----------------------------------------------------------------------

沒有夢的後續喔030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