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8

繁體注意...內容跟標題沒有關係...!!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黑道當家x人妻大學生(?

*注意!!這是一篇進展非常慢更新可能也慢的三山!!每篇大概只有一千多字!!人物性格跟本丸的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OOC!!文筆很渣!!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開始

--------------------------------------------------------------------------

  今天是山姥切的高中畢業典禮,但是三日月卻只能流著淚看著山姥切一個人去參加,因為他有個不得不去的會議;三日月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小狐丸拖上車,前往東區------粟田口企業的根據地。

 

  粟田口是個涉獵許多領域的家族,舉凡醫藥、美容、股市等等都有他們活動的足跡,但只有一部份的人才會知道,其實他們私底下也做著暗殺的工作,而三日月就是知悉這一點的人;作為提供軍火給粟田口的三条當家,三日月每半年就要到東區和粟田口的當家,一期一振會面。

 

  黑色的轎車停在粟田口的辦公大樓前,小狐丸和三日月一下車就看到一期一振在門口等著他們;一期一振是個一絲不苟的人,只要敢開條件敢付錢,不論是怎麼樣的暗殺內容都會做到最好,這也是為什麼一期一振如此年輕就能當上當家的原因。

  「恭候您多時了,三日月先生、小狐丸先生。」一期一振禮貌的鞠躬,水色的頭髮隨著動作晃呀晃的,竟讓人產生看見水波的錯覺,「那麼,請跟我上樓。」

 

  一踏進辦公室,三日月就被眼前大量的花給吸引注意,「我該說你跟以前相比,華麗的程度又往上提升了一個層次了嗎?一期呦。」三日月裝作不在意的微笑著,但其實他快被這濃郁的玫瑰花香給嗆得喘不過氣。

 

  「不、不好意思,其實這是人家送我的,若您不喜歡,我立刻叫人拿走。」一期一振抱歉地說,臉上卻露出些許開心的表情。

  「不了不了,是北區那小子送你的吧,就讓你放著繼續秀恩愛吧。」三日月笑著搖了搖頭。

 

  「實在是很不好意思。」一期一振害羞的笑著,若是有委託人看到他這副模樣,一定會驚訝地說不出話來,畢竟他在任務中總是嚴肅的板著一張臉;但三日月知道,只要說到一期一振的弟弟們和他的戀人,一期一振就會非常的溫柔。

  「好了好了,我們快談正事吧。」三日月走到沙發前坐下。

 

 

  「呦,山姥切,恭喜我們都順利畢業了阿!」獅子王拿著畢業證書向山姥切打招呼。

  「恩,謝謝。」山姥切罕見的笑了笑,「之後我們就不太能見面了阿,總覺得有些寂寞。」

  「山姥切也會感到寂寞阿?明明高一的時候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獅子王笑了起來,「你在大學可要交到朋友阿,有一、兩個朋友總是比較好的。」

  「我知道了,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山姥切對這個分離的時刻感到有點難過。

 

  「別哭鼻子阿,又不是永遠見不到面了。」獅子王摸了摸他的頭,「是說,你們家那位沒來啊?」

  「沒有…他說他今天有會議要開。」山姥切想起三日月早上緊抱著自己不放,但是卻被小狐丸拖走的畫面。

  「真可惜啊~我還想看看是怎麼樣的帥哥將我們山姥切給娶回家了呢~」獅子王不懷好意的笑著。

  「我才沒有被他娶回家。」山姥切冷靜的抗議著。

 

  「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獅子王被瞪得有些害怕,「那,接下來要一起去慶祝畢業嗎?」

  「不了,我還要回家做飯。」

  「……好、好吧,回家的路上小心點啊。」你根本就是妻子了我完全沒說錯阿!!獅子王在心中吶喊著。

  「恩,哪天在約出來吧。」山姥切向獅子王道別後離開,想著接下該煮些什麼菜三日月才不會那麼的挑食。

 

 

 

  「兄長,關於一期一振大人說的那件事,你有任何的線索嗎?」小狐丸和三日月坐在車上,剛結束了與一期一振的會面。

  「嘛,我大概猜的到是誰。」三日月輕鬆的笑著,「不過就是想要分一杯羹的小毛頭們罷了。」

  「兄長,輕敵可不好,誰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不請自來?」小狐丸緊張的說。

  「我自有對策,你就別太擔心了。」三日月露出自信的表情,「可別小看我啊,小狐丸。」

  「不,小狐從沒小看過兄長…!」「逗你玩呢,緊張什麼。」

 

 

  三日月一抵達三条宅就直奔廚房,不出所料,山姥切正在翻閱食譜,尋找著今晚的料理。

  「我可以點菜嗎?」三日月從背後悄悄的接近山姥切,並一把抱住了他。

  「……當然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抱著我?」山姥切發現暴力掙脫法沒有用以後,便逐漸放棄了抵抗這件事。

  「我的山姥切能量還沒補滿,所以回答是不行。」三日月笑得燦爛,完全無視掉山姥切的瞪視,「我想吃漢堡排。」

  「……你還真是像小孩子啊,知道了,就吃漢堡排吧。」山姥切對一個比自己大上許多歲的,還像小孩子一樣的人感到好笑,誰想的到黑道的頭頭居然也會像一般人一樣的撒嬌呢?

 

  「三日月,你今天有噴香水?」山姥切突然聞到一股濃郁的玫瑰花香。

  「沒有阿?應該是在開會的途中沾上的吧。」三日月回想起那數量多到驚人的玫瑰花束,不禁頭皮發麻。

  「那就好,這個味道不適合你。」

  「我知道了。」三日月此刻的心情就像是飛上天一樣快樂,臉上的笑容不自覺的加深。

  而在廚房外目睹一切的小狐丸只想說,你們別在這裡繼續閃瞎別人的眼睛了好嗎!!

-------------------------------------------------------------------------

深夜更個

然而已經偏離自己的設定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