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9

繁體注意...內容跟標題沒有關係...!!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黑道當家x人妻大學生(?

*注意!!這是一篇進展非常慢更新可能也慢的三山!!人物性格跟本丸的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OOC!!文筆很渣!!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開始

--------------------------------------------------------------------------

  炎熱的天氣慢慢地離去,取而代之的是涼爽的季節來臨,而山姥切也真正的開始了大學的課程;由於大學的位置離三条宅不算太遠,所以山姥切直接使用腳踏車做為代步的工具。

  距離山姥切跟三日月認識的時間已經過了三個月,山姥切發現自己越來越習慣對方的陪伴,三日月常在一些細節的地方特別照顧自己,常常問他有沒有缺什麼東西,或者是要求他多添幾件衣服以免著涼之類”貼心”的事。

  但是對方也會像個小孩子一樣,不停的對著自己撒嬌,通常這種時候只要給三日月一點甜頭,他就會立刻安靜下來。

  不過最近有件事情讓山姥切非常的頭疼,那就是三日月以山姥切打工的請求作為交換,讓他跟自己睡在同一張床上,理由竟然是”我跟山姥切的相處時間變少了所以要補回來”。

 

  雖然明知道三日月不會做什麼,但山姥切還是會緊張的睡不著覺,到底自己為什麼這麼的神經質,山姥切也不清楚。

  「難道不是在期待著對方做些什麼嗎?」

  「欸?」

  「我是說你上次跟我講的那件事啦,會緊張不就代表著對對方有所期待嗎?」身為山姥切在咖啡店打工的前輩,加州清光給出了回答。

 

  加州清光比山姥切大了兩歲,聽他說他自己的戀愛史多到數不清,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問他,雖然這件事的真實性還有待考量,不過山姥切不得不承認,當自己有什麼難以解決的地方,都是清光給的建議幫助了他,就像現在一樣。

  「…………」對三日月有所期待?什麼樣的期待?我想要他做什麼?山姥切的疑惑越來越大,他歪著頭看向清光,「要做什麼事嗎?」

  「唉呀呀~我們的山姥切還真是單純可愛啊~」清光摸了摸山姥切的頭,「做什麼事…當然是色色的事情呀。」清光露出曖昧的笑容,那副模樣竟讓山姥切想到獅子王。

  「色色的事是指……」山姥切又想起上次作的夢,臉又不禁紅了起來,「我、我並沒有期待著什麼,請前輩不要亂說…」

  「恩~?很可疑喔~快從實招來…歡迎光臨!」清光看到有客人進門了,便不再拿山姥切尋開心,山姥切趁這個機會馬上逃回後台,拿起抹布就開始猛擦桌子。



  山姥切不敢去想像那場夢的後續,明明只是一場夢,明明很快就能忘記,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停止去在意,這種說不清楚的感覺讓山姥切越發煩躁,就像有人拿東西堵住自己心臟的血管一樣,悶的他快要喘不過氣。

 

  「山姥切,幫我做一杯卡布奇諾~」清光點完餐後回到櫃台,心情很好的跟山姥切聊天,「跟你說跟你說!剛剛那個客人超帥的!」

  「恩。」山姥切心不在焉的回答,心裡想的卻是三日月那張臉,難道會有人還比他好看? 「一杯卡布奇諾好了。」

  「山姥切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審美觀阿?」清光對山姥切的答案感到不滿,一點也沒有看出山姥切低落的情緒,「咖啡給你,在十二桌,你去一趟就知道我說的對不對了。」清光嘟著嘴巴雙手叉腰,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山姥切被逼得沒辦法,只好去拜見一下那位將清光給迷倒的客人,等到他照著指示走到了十二桌後,山姥切差點沒把盤子上的咖啡給打翻。

  「三日月!?你怎麼會在這裡!?」為了不吵到其他店內的客人,山姥切只能小聲地大喊。

  「我來看看你工作的情況嘛,不行?」三日月又再度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山姥切,因為他知道這樣做山姥切就會心軟,自己也用這招佔了山姥切許多便宜,例如擁抱、膝枕、餵食等等不計其數。

  「嗚…可以是可以,但是記得不要給我添麻煩阿!」山姥切明顯的妥協了。

  「太好了,我就在這裡等你下班吧,」三日月微笑,「接妻子回家也是做丈夫的一個責任嘛。」

  「隨、隨便你怎麼說,我要回去工作了。」山姥切轉身離去,但耳根卻燙的發紅,而三日月自然是沒看漏這一點。

 


  在山姥切工作的途中,三日月不知道被多少女客人給搭訕,數量多到連店長都想叫他來咖啡店上班,如果不是山姥切強力的反對,三日月還真的會答應店長也說不一定。

  好不容易等到山姥切下班,圍繞在三日月周圍的女性才願意放人離開;山姥切和三日月安靜地走在街道上,但是一想起剛剛的畫面,山姥切就忍不住開口: 「你還真是受歡迎阿。」

  「羨慕了?還是吃醋了?」三日月看著山姥切笑,想從少年的表情裡得到答案,但得到的回應還是跟往常一樣。

  「都沒有。」山姥切撇過頭,他的回答跟平常一樣無趣,但卻多了一份心情在裡頭,山姥切明白那份心情是什麼;當看到三日月被一群女性圍住,甚至還跟她們有說有笑的時候,不可否認的,山姥切竟然有些生氣。

 

  「對了山姥切,」三日月突然走到山姥切的前方,勾起他的下巴讓他抬起頭來,「你總是低著頭呢。」

  「這、這跟你沒關係吧!」這個動作讓山姥切覺得有些難為情,就好像會被三日月給親了一樣。

  「當然有關係,」三日月露出奸詐的微笑,「低著頭我不是更難親到你了嗎?」

  山姥切看見三日月的臉龐越來越近,他緊張的閉上眼睛,下一秒就感覺到自己的唇上有一個柔軟且溫暖的東西貼了上來;山姥切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了,這種時候應該要推開對方並揍他一拳才對,但自己卻貪戀著那份溫度和觸感,不想讓對方離開。

 

  「那麼,這個吻可以跟你交換低著頭的原因嗎?」三日月不敢再加深這個吻,雖然之前佔山姥切便宜的時候他都沒有反對,但這次恐怕是做得太過火;雖然三日月裝的很鎮定,但同時他也害怕著山姥切會推開自己,可剛剛他控制不了,在聽到山姥切有些賭氣的回答時,只覺得眼前的人看起來是這麼的惹人憐愛,同時也多了幾分底氣,一不做二不休就親了上去。

 

  「那我也要交換。」山姥切說完便勾住三日月的脖子,踮起腳尖在三日月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我想聽你喜歡我的理由。」

----------------------------------------------------------------------

開學前更個...以後真的就會比較慢更新了......

謝謝每個人的愛心和手手~有什麼想說的也可以留言給我喔!

然而爺爺還是沒有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