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10

繁體注意...內容跟標題沒有關係...!!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黑道當家x人妻大學生(?

*注意!!這是一篇進展非常慢更新可能也慢的三山!!人物性格跟本丸的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OOC!!文筆很渣!!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開始

---------------------------------------------------------------------------

  三日月第一次見到山姥切是在他二十歲的時候,那時候的三日月正為了課業和家族忙得不可開交;三日月的父親在一場交易中被射殺,於是三条家一瞬間沒了繼承人,雖然大家都拱著自己上台,但是他很清楚有多少人是抱著看戲的心態而起鬨,為的就是想以太年輕而沒能力的理由將自己拉下,好名正言順地讓三条家給旁系接管。

  就在三日月疲於應付那些醜陋的親戚時,他無意間走到了一間孤兒院前,他看見一位金髮的男孩蹲在大門前面,孤獨的樣子讓三日月覺得跟現在的自己有些相像,於是他上前搭話。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三日月蹲到與男孩視線同樣的高度,希望能帶給他一些親切感。

  「我在等爸爸媽媽帶我一起去天國。」男孩冷靜的回答,似乎不像在開玩笑。

  「真巧,我父親也在天國呢,但我可不想跟他一起去。」三日月心想這孩子真可憐,是不知道天國是什麼地方嗎?

  「為什麼?一起走不是比較輕鬆嗎?這樣就再也感覺不到寂寞了。」男孩說出的話讓三日月愣在原地,隨即他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是阿,我們都是寂寞的人啊。」三日月感到心情愉快了許多,「但是我還有事情必須去做呢,即使是一個人。」三日月也曾經想過將三条交給別人,但怎麼他都嚥不下這口氣,他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告訴那些人別小看自己。

  「那麼,我來當你的同伴吧,」男孩給了三日月一顆糖果,「這樣我們都不會寂寞了。」

 

 

  「在那之後我拚了命的爬上頂點,用盡手段證明自己的能力,讓那些看好戲的人們安靜,等我順利繼承三条家後,已經是五年後了。」三日月坐在長椅上和山姥切說著自己的過往,他用一種充滿感情的眼神看著山姥切,山姥切無法分辨裡頭究竟包含著什麼樣複雜的情緒。

  「之後我照著當年男孩告訴我的名字找到了他,起初還很擔心若他已經不再那孤兒院時怎麼辦,」三日月摸了摸山姥切的臉龐,「但或許是因為他總是低著頭,沒有人發現他的好,我才順利地成為他的領養人。」

 

  「我…我、我不記得了。」山姥切羞恥的低下頭,沒想到自己剛進孤兒院的時候就已經和三日月見過面,而且還講了這麼人小鬼大的話,山姥切此刻只想挖個洞躲進去。

  「那時候讓我振作起來的可是你呢,所以我要好好的感謝你啊,山姥切。」三日月緊緊的抱住山姥切,山姥切的心跳越來越快,從對方身上傳來的香味讓自己的大腦越發混亂,「我…我也要謝謝你,是你給了我一個家,雖然好像有哪裡不太一樣…」山姥切露出微笑,「但我現在覺得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幾個月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呢。」三日月笑了出來,「你笑起來真好看。」

 

  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迷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山姥切變得無法將視線從對方身上移開,是相處幾個月所感受到的情感,還是從很久以前就開始轉動的齒輪,他已經分不清楚。

 

 

 

  山姥切坐在教室的座位上,想著昨晚和三日月一起睡覺的時候竟沒有之前那種緊張的心情,反倒是三日月卻緊張了起來,山姥切不禁笑他是欺善怕惡,以前的自己還能被逗著玩,三日月便一直吃他豆腐,現在感情說白了後卻又不敢有任何的動作,三日月只能鼓著臉,像被抓到犯錯的孩子一樣老實承認,”因為以前的山姥切比較好唬弄過去”。

  就在山姥切暗自竊笑的時候手機突然震動了,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清光傳來的簡訊,上面寫著今晚有約會所以想拜託山姥切代班,報酬是很難買到的茶葉;山姥切今晚本來就有空,再加上報酬很吸引人,他便馬上答應。

  「這下子要先跟三日月說一聲抱歉了…」山姥切傳了一封臨時要打工今晚無法回去做飯的簡訊後便前往咖啡店履行約定。

 

  而讓山姥切沒想到的是今天仍然有一群女性聚集在咖啡廳,似乎是看到了兩人一起回家的樣子,她們不斷的向自己打聽有關於三日月的消息,但為了自己的私心和咖啡店的業績,山姥切只是說這是個人隱私不方便告知,等下次三日月來的時候再去徵求他的同意,這一個回答讓大家既失望又期待,並決定了以後要在咖啡店來個長期埋伏;而山姥切就在不斷被女性”騷擾”的時候中,迎來了下班時間。

  山姥切沒想一下班就會收到三日月的簡訊,內容是三日月才剛結束工作沒吃飯,要等著山姥切回家,句末還加了一個意義不明的愛心符號;山姥切心想三日月一定是被小狐丸拉著工作的,畢竟以他的個性很可能會丟下手上的要事,跑來咖啡店陪自己加班,想到這裡山姥切又不自覺的露出微笑。

 

  「嗨,吾弟,你好像很開心啊。」一道突然響起的男聲將山姥切的注意力吸了過去,更讓他在意的是男人所說的話。

  「你是…誰?」山姥切看著對方的臉在腦海中搜尋記憶,但是卻找不到一個符合的人會這麼稱呼自己,除非……

  「你是長義哥?」山姥切長義是在小時候就和他分開的哥哥,算來也有十幾年了,他沒想到竟然還能再見到面。

  「呀,吾弟,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啊,真令人開心。」男人眨了眨碧綠的眼睛,灰白色的頭髮被夜風吹拂的更加柔軟,「但我現在的名字是長船長義,還希望你記得。」

  長船長義露出了妖冶的笑容,讓山姥切突然寒毛直豎,「嘛,雖然很想跟許久不見的弟弟敘舊,但現在不是時候呢。」

 

  長船長義話語一落,響起的槍聲便劃破整個夜空。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