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12(完)

繁體注意...內容跟標題沒有關係...!!

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

黑道當家x人妻大學生(?

*注意!!人物性格跟本丸的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OOC!!文筆很渣!!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開始

-------------------------------------------------------------------------

  山姥切站在墓前,雙手合十的祭拜著,墓上放著許多的花朵,不難看出墓的主人生前是多麼的受人愛戴。

  「沒想到這輩子除了父母,我還得替別人掃墓阿。」山姥切嘆了口氣,表情複雜的看著眼前的石碑。

  「走吧,還得去醫院呢。」山姥切轉頭對身旁的小狐丸說,隨後便坐上了黑色的轎車。

  小狐丸聽到後只對山姥切鞠了個躬,隨後便進入車內。

 

 

  「長義哥,腳還好嗎?」山姥切看著長船長義的膝蓋,有些擔心的問,他看見長船長義搖了搖頭,說了句沒事之後就開始望著窗外,山姥切見他不再搭理自己,便要離開病房。

  「我不會道歉的。」山姥切聽見有個聲音傳了過來,但一轉頭看到的仍是那人望著窗外的畫面。

  「不,我才應該感謝你,提早讓我看清楚我所待的地方的樣貌。」山姥切覺得在離開的時候聽見了一絲的啜泣聲。

 

  說山姥切不生氣是騙人的,但又能如何?自己所處的地方已經不再是那小小的孤兒院,而是不知道麻煩什麼時候會找上門的黑幫,這裡的生活方式就是這個樣子,最後又怨的了誰?山姥切只怨自己太過天真,天真到無以挽回這一切。

 

  「那麼,我們該走了。」小狐丸將手伸出,山姥切也老實的將手搭上去。

 

 

 

  黑色的轎車緩緩地開往山上的湖泊,湖泊旁有一間兩層樓的木造別墅,若以市價來算,肯定能賣到一個好價錢。

  轎車在屋子前停了下來,小狐丸和山姥切先後進入,隨後走進位在二樓的臥房,一張潔白的大床上躺著一個人,他美麗的眼眸緊閉,深藍的髮絲隨意的散在柔軟的枕頭上,呼吸規律的起伏,讓人意識到他還活著。

 

  「三日月,我來看你了。」山姥切靜靜地坐在床邊,也沒有要叫醒三日月的意思。

  「那麼小狐還有公務在身,先行告退。」小狐丸說出像往常一樣的台詞,不同的是他那為了忍住笑容而微微上揚的嘴角。

  “其實兄長的身體早就康復了。”這句話,還是不要說出來吧,小狐丸默默地將秘密給吞下肚,安靜的坐上離開的轎車。

 

  原來在那場交易中,三日月已經叫小狐丸還有剛回國的主要幹部們埋伏在外,待他們制伏了屋頂上負責偵查的男孩後,就將工廠外的人員也一並解決,三日月等收到消息後才開始行動,但他還是吃了子彈,小狐丸衝進來救人的時候恨不得先把人搖醒罵一頓再說。

 

 

  不知道過了多久,山姥切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橘色的夕陽透過未關的落地窗照了進來,將床上的人多添了幾分色彩。

  山姥切一抬頭才發現三日月醒了,他一如往常地掛著微笑,看著自己時的表情卻又是那麼的令人無法捉摸。

  「對不起,我不小心睡著了。」山姥切低了低頭。

  「沒事,能看見國廣的頭一點一點的打著瞌睡也不錯呢。」三日月摸了摸山姥切的頭,可以感覺到山姥切微微地顫抖,「國廣,你在哭嗎?」

  「沒有。」山姥切大力的搖頭。

  「那就把頭給抬起來吧?」三日月看見一張彆扭的臉。

 

  三日月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山姥切像小動物一樣聽話地鑽進棉被裡,接著三日月就感覺到自己的腰被人抱著,偶而還會有吸鼻子的聲音出現,三日月只是靜靜的摸著他的頭,兩人從未開口說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有一道聲音打破了沉默,先開口的人是山姥切。

  「我去過三条先生的墓了。」

  「嗯,說什麼了?」三日月就像在安撫小孩一樣的溫柔。

  「說你過得很好不用擔心,還有謝謝他在天之靈的保佑。」

  「嗯,謝謝國廣幫我跟父親說話。」

 

 

  空氣又沉默了一陣子,才有人開口說話,那人仍是山姥切。

  「我還可以繼續留在你身邊嗎?」山姥切覺得自己的聲音有點沙啞。

  「能留在我身邊的只能是你,我們哪都不去,就待在這裡。」三日月溫柔的說。

  「可是你是當家。」

  「我可以交給小狐丸和其他人處理。」三日月笑了笑,「我們就跟真正的夫妻一樣,相親相愛的住在這裡,好不好?」山姥切沒有說話。

 

 

  正當三日月想掀起棉被看看怎麼回事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唇被一個柔軟的東西給壓住,三日月很快就反應過來,他抓住機會加深了這個送上門的吻;親完了唇,三日月開始往其他地方吻去,臉頰、眼睛、額頭,甚至是脖子和鎖骨,三日月都不放過,就在山姥切覺得要更進下一步的時候,三日月抱住了自己。

  「……怎麼了?」山姥切覺得被抱得有些疼。

  「就是突然想抱抱你。」三日月又加深了擁抱的力度。

 

  三日月一直在賭,他賭的是尊嚴,賭的是性命,但他沒想到連自己的感情也是賭,他一直都在等著山姥切,等著他喜歡上自己,雖然他很有自信,但終究還是沒有把握,他不知道若是將自己的情感強加在山姥切身上,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他把自己的籌碼都丟了出去,就等著山姥切來參與這場賭博,若是自己輸了,便什麼也留不下。

  從現在的結局看來,是自己贏了,三日月心想,但現在山姥切的手上卻也有了籌碼,那是喜歡的感情和自己的心,它被山姥切活生生的握在手裡,準備跟自己來一場真正的賭博。

 

 

  三日月望著眼前的人,他那雙碧綠的眼睛裡頭好似有水,嘴唇軟得不像話,臉蛋也紅潤的像蘋果一樣。

  三日月覺得自己早就已經輸了。

  於是他對山姥切丟出一個微笑,並說出跟以前一樣的台詞。

 

  「那麼,國廣,」三日月用帶著深情的眼睛望著山姥切,

 

  「你可以幫我做飯嗎?」

 

  來吧,讓我們開始這場賭局吧。


---------------------------------------------------------------------

後話:

被被要做一輩子的飯了0w0/    YA~~~

估計以後會有個番外,讓他們真正的符合這個文的設定XD(欸

大概是沒有肉的番外跟有肉的番外...但是我不會寫肉啊囧

所以應該是蠻以後的事了(喂

那麼就讓我再次感謝大家的愛心、手手和回覆,也謝謝一直看到這裡的你~

這是我第一次寫文,以後也請多多包涵了!!

(可以多跟我聊天的!!不然我會寂寞死!!(?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