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1

*繁體注意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內有長髮山姥切

*一堆私設和OOC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白雲緩緩地在藍天下移動,溫暖的陽光灑落在綠意盎然的森林中,鳥叫聲此起彼落,就像是在為春天的到來而歌頌;顏色鮮豔的花朵自開一簇,等著蝴蝶來摘採,乾淨的溪水引來了鹿群的停留,鮮綠色的嫩葉在風中飄逸著,為這個地方更添了幾分生命力。

  一位男子站立在森林的中央,他全身穿著密不透風的黑色緊身衣物,軍靴、手套、面罩無一遺漏,只留下一雙如夜空般深邃的眼眸;男人的頭髮被風徐徐吹起,那宛若寶石般的深藍,不禁讓人聯想到流動的星河。

  男人身邊聚集了許多昆蟲和動物,他伸出戴有手套的雙手,摸了摸眼前的小鹿,男人的眼睛瞇了起來,似乎很是開心的樣子;但在下一個瞬間,原本還待在男人身旁的生命體們卻全都離去。

 

  「三日月!該走了!」全身穿著一襲白色軍服的男性向他走過來,連頭髮都是銀白色的他和三日月形成強烈的色彩對比。

  「你怎麼就不懂風雅呢,鶴丸。」三日月的話語從面罩下流淌而出,如水般的聲音讓周遭的空氣都沉靜下來,「害的動物都跑了。」他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風雅歸風雅,任務歸任務,時間到了就是到了,你可不能不走。」鶴丸雙手叉腰,無奈地反駁。

  「好好好,別催我,鶯丸呢?」三日月拉了拉手套,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後便跟著鶴丸往森林外走去。

  「他老早就準備好出發了,我們得快點追上他。」鶴丸說完便跑了起來,他的速度快的不像是一般的男性能夠做到,但是三日月卻能緊跟在他身後。

 

  美麗的風景快速流逝到三日月的背後,從森林縫隙間探出的陽光讓他的眼睛不太適應,每件事物都在眼前放大又縮小,提醒著自己現在正處於高速的移動當中;三日月還想著剛才那隻小鹿的觸感,不斷的去模擬沒戴手套時又會是怎樣的感覺,但他告訴自己必須專注在任務上,不能再分心。

  「三日月!鶯丸說目標折返了!快散開!」鶴丸的命令讓三日月回神,他立刻躲到樹木背後,鶴丸則是跳躍到樹上。

 

  三日月可以聽到腳步聲向自己所在的樹木靠近,那個人的腳步越來越快,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三日月拉下自己的手套,看準時機就往那人的喉嚨抓去!

  「咕…啊…」疑似是目標的男人被三日月抓離地面,身體被高高的舉起,就在他因為無法呼吸的痛苦而掙扎時,一種異樣的感覺向他襲來,慢慢的他就連聲音也發不出,過沒多久就如同睡著了一樣安詳的迎接死亡。

  「鶴丸,檢查一下是不是這批貨。」三日月踢了踢掉落在地上的皮箱,將手上的男人丟到一旁,拉了手套重新戴上。

  「嗚哇~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神奇啊~不愧是被稱為死神的男人啊。」鶴丸從樹上跳下,打開皮箱仔細檢查裡面的藥瓶。

  「哼,少在那邊貧嘴。」三日月拉下面罩,露出一張面容姣好的臉龐。

 

 

  三日月隸屬於特殊暗殺組織”獵鷹”,裡面大多聚集了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鶴丸能接收各種不同的音波,所以常和能發出音波的鶯丸一起執行任務,而三日月是組織裡面實戰經驗最為豐富、能力也最為強大的人;他天生擁有著讓萬物死去的體質,只要接觸到他的皮膚,生命就會在一瞬間逝去,也因為這個原因,三日月被人稱呼為”死神”。

  正因為看過太多的生命逝去,三日月才格外珍惜一切,於是他將自己包的密不透風,避免去傷害到身邊的人事物,或許是因為這份心意太過強烈,所以動物們都很喜歡接近他,對於牠們來說,三日月就是個不會傷害自己的人。

 

 

  「嗯,是這批藥沒錯。」鶴丸將皮箱關上並坐了上去,「接下來就等鶯丸回來了。」

  「別說的我好像走很慢似的,鶴丸。」一個穿著深藍色和服的茶髮男性朝他們走了過來,從對話上來看,他就是名為鶯丸的人。

  「你總是悠悠哉哉的,難道我說錯了?」鶴丸朝鶯丸吐了一個舌頭,準備起身出發的時候,他看見三日月呆呆地望著一個方向,「嘿,夥伴,你在看什麼啊?」鶴丸朝三日月看的方向望去,只看見森林外有一座小山丘,周圍空盪盪的什麼也沒有。

 

  「我聽見…有人在唱歌。」三日月的眼中閃動著光芒,內心催促著他趕緊起身,前往歌聲的所在地。

  「?我什麼都沒聽到阿。」可以接收各種音波的鶴丸,即使將感度放的再大,也沒有聽見任何的歌聲,有的只是蟲鳴鳥叫。

  「我一定要去看看。」三日月說完便奔向那座山丘,速度快的連鶴丸都攔不住,鶯丸拍了拍他的肩膀後說:「我們就一邊散步一邊跟上去吧。」

 

 

 

  三日月越接近山丘,歌聲就越清晰,他的耳膜被這富有嗓音的聲音所拍打,他的雙腿被巨大的好奇心所驅動,他的心臟越跳越快,期待著即將見到的場景;三日月覺得自己像發了瘋一樣的向前跑去,內心在鼓噪著自己靠近,沒有理由的、他覺得自己一定要見到歌聲的主人。

 

  當三日月來到山丘上才發現這裡有一間用玻璃製成的巨大透明溫室,但因為溫室裡的花朵似乎開滿了整間屋子,從外面根本無法看進去,所以他大膽的推開玻璃門;三日月沿著地上的磚頭路前進,路旁開滿了他從沒見過的花和植物,有些甚至要長到路上來,他小心的避開它們以免踐踏了無辜的生命。

  三日月很快就走到路的盡頭,眼前被一片玫瑰牆給擋住,他並不在意荊棘會不會刺進自己的衣服,他知道自己要找的東西就在這堵牆的後面,他扒開玫瑰藤之後看見的景象,他敢打賭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玫瑰牆的後面是一棵巨大的櫻花樹,飛舞的櫻花花瓣讓三日月覺得十分美麗,但是樹前的東西卻將他的注意力完全吸走;在櫻花樹的正前方有一個高大的白色鳥籠,樹木粗壯的樹枝延伸進鳥籠裡,形成一個休息之地,而在那樹枝上坐著一個人,他有著一頭滑順的金色長髮,碧綠的眼睛溫柔如柳,口中還唱著不知名的旋律,淡粉色的和服穿在他身上就像一朵花似的美麗,麻雀在他的手指上隨著歌聲蹦蹦跳跳,很是快樂的樣子。

 

  三日月甚至忘了要怎麼去呼吸,他從沒見過如此美麗的人,如此的純淨無瑕,又是多麼的生靈動人;他不自覺的走上前,將鳥籠的門給打開,在靠近那個人的時候還不小心發出了感嘆:「金絲雀……」

  坐在樹上的人就像是終於注意到三日月似的看向他,接著從樹上輕靈的跳了下來,撫上了三日月的臉龐,「美麗之人,找我何事?」

 

  好聽的嗓音鑽進了三日月的耳朵,這時候他才發現對方已經碰到了他的皮膚,三日月慌張的將臉上的手給拍開,表情痛苦地望向對方;三日月自責的想哭,啊啊,一個美麗的生命又要消逝在自己的手中了嗎?

  三日月痛苦的想著,但過了幾分鐘後,他發現一如往常的事情並沒有如想像般發生。

-------------------------------------------------------------------------

先發個新腦洞...大概也是從這章之後就會開始文風崩壞(?

盡力的想把被被寫得很漂亮

但好像失敗了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