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一場沒有終局的賭博-番外一

*繁體注意

*這番外很無聊

*很短

以下

-----------------------------------------------------------------------

  今天的天氣很好。

 

  山姥切望著蔚藍的天空如此想,接著走到屋子的庭院裡,開始了他在假日的工作。

  山姥切甩了甩手中的襯衫,將它晾在衣架上,仔細一看,那是一件不屬於自己的衣服,他朝它勾了一抹微笑,便繼續手上的作業。

  瞬間他感覺到一雙手從身後環住自己的腰,雙手的主人說了句辛苦了後便將頭埋在自己的頸窩中,撒嬌的貪戀著自己的溫度和氣味。

 

  「覺得我很辛苦就來幫忙如何?」山姥切只是笑了笑。

  但沒想到三日月真的拿起籃子的衣服,照著自己的動作將衣服晾在衣架上。

  「怎麼樣?我也是可以幫得上國廣的。」三日月驕傲的說著。

  看著一個大男人還像個孩子一樣,山姥切無奈的笑著嘆氣,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有了三日月的加入後,曬衣的速度明顯提升了,山姥切不免驚訝,以前那個進廚房廚房倒,進哪哪就倒楣的三日月,現在居然擁有一點生活的技能了。

  “這樣我跟國廣的相處時間才會更長啊”,這是三日月給他的答案。

  所以當三日月提出要幫忙做午飯的時候山姥切也只能隨著他去。

 

  出乎意料的,三日月很聽話的在山姥切身旁默默的剝著水煮蛋的殼,這樣的改變讓山姥切感到開心。

  ”自己是不是讓他往好的方向發展了呢?”,山姥切不停的想著,內心雀躍不已,而更讓他開心的,是三日月因為自己而改變的這件事。

 

 

  在享用過兩人合力做出的午餐後,三日月穿上西裝,準備出發去東區開會,雖然他答應不再管家族的事務,要專心的經營兩人世界,但他那可愛的戀人卻反悔了,”不行,我仔細想了想,三条家還是需要你的,而且你也不能當個尼特。”,山姥切的態度不容拒絕,三日月只好妥協,跟他說自己就只負責內務,露臉的場合一概不去

 

  「為什麼要去這次的會議?」山姥切好奇的問。

  「順便見見老朋友。」

  山姥切點點頭,幫三日月整理好領帶,「路上小心。」

  「國廣就不擔心我?」

  「上次是因為有我在吧,這次我相信你可以平安回來。」山姥切微笑,「我就待在這屋子,哪也不去,不用擔心我。」

  三日月的確在屋子附近安排了人員以提高安全度,但他有些不滿,他希望山姥切可以再多佔有自己一點、多擔心自己一些。

 

  「那國廣給我一個餞別禮吧,這樣我才能安心出門。」三日月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山姥切有些猶豫,臉頰逐漸染上淡紅。

  雖然主動的國廣也不錯,但還是會害羞的更有一番趣味呢,三日月看著眼前的山姥切這麼想著。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國廣上次放我一個人在家,跑去聯誼了吧?」

  「都說了那是不可抗力…我是被拉去湊人數的…」

  「嗯?」三日月笑得更深了。

  「…………………」

  山姥切抓住三日月的衣領,三日月也如實將頭低下,等他收到了要求的”禮物”之後,才滿意的點點頭。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我會等著你回來。」

 

 

  今天的天氣真好。

 

  三日月坐上轎車,看著窗外的天空如此想著。

-------------------------------------------------------------------------

我會越寫越害羞(?)...所以再給我一點時間...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