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3

*繁體注意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內有長髮山姥切

*一堆私設和OOC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三日月坐在樹上把玩著手中的樹葉,鮮綠色的幼葉透出一股獨特的芳香,那充滿活力的味道讓他不自覺地想起那個美麗的人。

  「三日月!你有在聽嗎!?」鶴丸在樹下大喊,這才讓他回過神來。

  「任務結束了,可以回去交差了。」鶯丸依然慢悠悠的說著。

 

  三日月俐落地從樹上跳下,「報告就交給你們了,我還有個地方要去。」

  「什麼啊~又是那個”金絲雀”?」鶴丸不懷好意地笑著,「我說你也太常去了吧,是不是喜歡上人家了啊?」

  「隨你怎麼說,我要走了。」三日月一說完便不見人影,只留下錯愕的鶴丸和鶯丸。

 

  「鶯丸啊,我說那速度也太快了吧,明明在任務中都沒拿出幾分實力的。」鶴丸目瞪口呆的看著三日月離去的方向。

  「想必那位”金絲雀”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吧,如果可以,還真想見識看看呢。」鶯丸露出了意味深遠的微笑。

 

 

  明明認識山姥切才三天,三日月卻覺得他們從很久以前就認識了一樣,到底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他這麼想見到對方,還是有其他的因素參雜在裡頭,他自己也不清楚,但至少在了解這個心情以前,他想盡可能的和對方待在一起。

 

  三日月拉開玻璃屋的大門,像往常一樣的撥開玫瑰花牆後,他看見了令人驚訝的一幕。

  本來總給人一種沉穩感的男人此刻正坐在樹枝上趴著睡覺,如絲綢一般的金色長髮微微地垂下,長長的睫毛遮掩住碧綠的雙眼,時不時還會有幾隻淡藍色的蝴蝶圍繞在他身旁。

  三日月頓時覺得有些好笑,因為那個總愛耍著自己的人,竟然也會睡得像個孩子一樣。

  但他卻怎麼也看不膩。

 

  鳥兒撲扇著翅膀,飛到了山姥切的肩膀上,吱吱喳喳的像是在耳邊說話,下一秒山姥切就睜開了眼睛,他慢慢的將身子給坐直後,三日月聽到了他和小鳥說了一聲謝謝。

  山姥切跳下櫻花樹,很快的走到三日月的面前,身上的各種花香惹得他有些暈眩。

  「我請人拿了很多書過來,我們來找出答案吧。」山姥切指了指櫻花樹下旁的一大疊書。

  三日月默默的點頭,跟著山姥切一起坐在書堆裡。

 

  「我只知道我們是各自在不同的星辰底下出生,聽說我誕生的那天晚上,整夜的星空如燈火般通明,據說那是掌管太陽的神所下凡的跡象。」山姥切翻了翻書頁,繼續說下去,「而你應該會在整夜無光的深夜裡來到這世上,這即是月神降臨的徵兆。」

  山姥切突然緊盯著三日月,眼裡好似有柳葉在飄動,

  「而我們,則不老不死。」

 

  三日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老不死”?意思是他會永遠的活下去?意思是他永遠都無法從這個麻煩的能力中解放?

  三日月還在混亂的時候,山姥切就丟出了更令他震驚的話。

  「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已經活了八十幾年,卻還是像個二、三十歲的青年一樣。」

  「…………!?」三日月張大嘴巴,想說的話全被驚嚇給堵住。

 

 

  三日月從小就是個獨立的孩子,跟同年齡的人比起來,他總是成熟了許多,但他卻總是比不上山姥切的從容、穩重,沒想到這個原因竟是因為對方比他大上了整整五十多歲!

  「看你驚訝的和剛出生的小鹿一樣。」山姥切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就像回到了還能毫無顧忌地笑著的少年時期。

  「我…我…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了,我只覺得我之前做的事情都好丟臉。」三日月想起連自己都覺得好笑的行為,若是在山姥切眼中來看,肯定又變得更加可笑了吧。

  山姥切將笑容收了起來,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擁有多樣的情緒是件好事,證明你的心還沒有死。」他的聲音不大,但三日月還是清楚的聽到了。

 

  「那,你還活著嗎?」

  山姥切聽見三日月的問題後愣在原地,但他很快的就恢復了原本的表情,對著三日月微笑,「那是當然的。」

  不,你沒有,這句話幾乎就要從三日月的口中跳出來,但他忍了下去,沒錯,不能用直覺判斷一個剛認識的人,不然就太失禮了,他這麼告訴自己。

 

  「或許你會認為我在騙人,但我可以肯定的跟你說,我還活著。」山姥切的眼神透露出堅定,那原本似柳的碧眼,現在看來竟剛硬得像一對翡翠。

  三日月被看的一時無語,只好愣愣的摸著腦袋,繼續將自己埋進書堆之中。

 

 

  但三日月一個字也看不下,他從拿起的書本間不斷的偷瞄山姥切,他看見他專注的看著書裡的內容,眼睫毛長的讓人想觸摸,嘴角的弧度好似在微笑,翻動書頁的手指細長又好看,白皙的不像人類一樣。

  或許是三日月的視線太過強烈,山姥切不禁看向他,三日月一看被發現了便將頭更往書本裡埋,等到他再抬起頭,才發現山姥切正對著自己微笑。

  金黃色的陽光灑在他那同為金色的軟髮上,也灑在了他那粉紅色的臉龐,那一瞬間,三日月竟覺得虛幻的想讓人伸出手。

  山姥切見他的反應後也沒想說些什麼,只是把視線重新放回書上,但三日月覺得他一定發覺自己在偷看他了。

 

  山姥切一邊看書,一邊將臉頰旁的長髮塞至耳後,三日月這才看清楚他的脖子上有奇怪的痕跡。

  三日月將手伸向山姥切的脖子,皮製手套的冰涼讓他反射性地縮了縮肩膀,他有些不解地看向三日月,接著下一秒就聽到那有如冷風般的聲音。

  「這是什麼痕跡?」

  山姥切這才反應過來,他亡羊補牢的用手遮住脖子,神色不自然的說:「這…這是我不小心抓的…你別太在意。」

 

  三日月的雙眼瞇了起來,眼裡的新月越發嚴厲,他可以聽見自己用可怕的語氣說:「你在騙我?」

 

  接著他露出了冰冷的笑容:「這種事我很擅長,你瞞不了我。」

  他看見山姥切的眼底閃著不安,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這是被人掐過的痕跡吧,」

 

 

  「你不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來的嗎?」


----------------------------------------------------------------------

老人被被華麗登場(x

看到後面就會發現我一直在寫被被的美貌(?

我都要變成痴漢了(?

記個時間:2015.10.03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