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5

*繁體注意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內有長髮山姥切

*一堆私設和OOC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三日月沒有在玻璃屋裡找到山姥切。

 

  但他在櫻花樹的後面找到了一個上鎖的小門。

 

  這下難辦了,解鎖可不是自己的強項,三日月心想。

  偏偏自己的能力對無生命的東西又起不了作用。

 

  就在三日月想著要不要將小門強行踢破的時候,他聽到了歌聲。

  就像當初他們相遇一樣,三日月聽到的歌聲。

 

  三日月衝出玻璃屋,飛快地往歌聲的源頭前進。

 

 

 

  在玻璃屋後方的森林裡有一個瀑布,瀑布所形成的溪流清澈無比,就像晶瑩的鑽石一樣;而此刻山姥切正全身赤裸的站立在瀑布下,接受來自水流的衝擊。

  水花不停的濺在山姥切身上,將他白皙如玉的皮膚一吋吋洗淨,金色的頭髮就像未凝固的黃金一般,順著水流搖擺不定。

  山姥切開口唱著歌,但是音量並不大,即使如此,還是吸引了許多動物過來,他從瀑布底下離開,走向站在岸邊的動物們。

  其中的一隻小鹿用鼻尖蹭了蹭山姥切的臉,他也溫柔的摸著小鹿的頭,但歌也逐漸停止。

 

  「…………….」山姥切皺著眉頭,抱住了眼前的小鹿,「我該怎麼辦……」

  山姥切需要三日月,他活了這麼多年,心早已麻木,但三日月不同,他還有著豐富的感情,還有外界所帶來的刺激。

  說是山姥切卑鄙也好,膽小也罷,他離不開這裡,但又渴望著出去,所以他就從三日月身上索取。

 

  但那終究不會變成自己的東西。

 

  山姥切覺得自己是在利用三日月,但他又想從三日月那裏得到更多,更多的……

  「我惹他生氣了。」山姥切閉上眼睛,感受著毛皮所帶來的溫暖。

  「他大概不會再來了吧……」就像是要安慰他一樣,小鹿舔了舔他的臉頰,引來他一陣癢。

  但很快的他就發現,原來是自己的臉上掛滿了小小的水珠,就連眼睛也濕熱了起來。

  「我…原來還會流淚阿…….」山姥切苦笑,還以為自己早已失去這種機能了,他心想。

  這時小鹿突然抬起頭來,耳朵拍呀拍的,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一個方向,山姥切警戒了起來,若是有陌生人想跟著自己就不好了。

  但當山姥切一轉頭,就被朝自己靠近的人給抱個滿懷,那是一個熟悉的皮衣味。

 

  「對不起。」山姥切聽到那個人用好聽的嗓音向自己道歉,但是為什麼?明明該道歉的是自己才對。

  「你的衣服會濕掉。」山姥切覺得自己矛盾極了,想要他,卻又推開他。

  「我不應該對你亂發脾氣,我明明還不了解你,我一點都不尊重你。」三日月將山姥切抱得更緊,彷彿是害怕眼前的人下一秒就會轉身離去一樣。

  「我…我知道了,」山姥切推了推三日月,「所以你別抱那麼緊阿,很疼的。」

 

  三日月聽到才慌張的放開手,他眼神尷尬的從山姥切那具漂亮的身體上移開,「那…我是不是打擾你…了?」

  山姥切笑了笑,轉身拿起草地上的和服,「不,我正好要回去了。」

 

  但心底響起的漣漪卻讓他感到一陣陣的刺痛。

 

  渴望與利用的心情在山姥切的心中不斷盤據,但終究他還是敗了下來,邀請三日月一同進入他封閉的世界裡。

 

 

 

  三日月發現上鎖的小門後面是直接通往森林的捷徑,雖然很想詢問山姥切為什麼還要特意做一條道路,但他沒有勇氣。

  他怕又像上次一樣,但他怕的不是山姥切不肯開口,而是那種將他當成陌生人的感覺。

  他不想被山姥切當成外人,即使他們才認識不到幾天,他仍舊想將對方當成認識許久的知心朋友。

 

  嗯…朋友…?

 

  只是朋友?

 

  三日月心想,他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心臟,那裡似乎在吶喊著什麼,但當他看見山姥切對自己微笑的樣子是那麼的天真,便也不敢再想下去。

 

 

  山姥切將毛巾遞給三日月,他在擦拭自己濕掉的衣服時聞到了淡淡的花香,就如同山姥切身上的一樣,是個很好聞的味道。

  三日月這才發現毛巾跟剛剛山姥切所使用的是同一條,他神色尷尬的瞄向山姥切,但對方似乎不在意的整理著散落在地上的書本。

 

  三日月很快的將衣服給擦乾,走到山姥切身邊一起收拾著書,「這些書的數量是不是變多了?」三日月注意到地板上多出了昨天沒看過的書。

  「嗯…是阿。」山姥切整理書的手停頓了一下,但馬上就恢復正常。

 

  三日月識趣的不再追問下去,但這卻讓他們之間的氣氛越來越微妙;三日月看著山姥切搖曳的金色長髮,覺得有些刺眼,刺眼到他情不自禁的說出這句話。

  「下次……我幫你帶個髮帶來吧。」

  山姥切有些詫異地看著他,但立刻就露出笑容;山姥切撩起他那過長的頭髮至耳後,有些故意的問:「你不喜歡?」

 

  彎著腰的姿勢讓山姥切精瘦的身材一覽無遺,散落在背上的髮絲好似在反射太陽光一樣的閃閃發亮,他的笑容就像在故意使壞的惡魔一樣迷惑人心,三日月覺得自己的心臟停止運轉,腦袋也變的黏糊糊的無法思考,說出口的話也變得無比零散。

 

  「我、我…我沒有、不喜歡……」三日月覺得自己愚蠢極了。

 

  「那我要藍色的。」

  「欸、?」

 

  「我要深藍色的,就跟你的頭髮一樣。」山姥切說到後面那句話時還用書本遮擋了自己那如孩子般的笑容。

 

 

 

  三日月只記得自己迷迷糊糊地說了聲”好”。

 

  他只覺得自己的眼前繽紛撩亂。

 

  當離開玻璃屋的時候他只覺得自己戀愛了。

 

 

 

  他愛上了那個身上總是散發著花香味、像一隻金絲雀的男人。


---------------------------------------------------------------------

哎呀終於...我都要為這兩個人著急了(?

好想寫出成熟的被被呀~好難!!

而且爺爺還超少女的

2015/10/12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