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6

*繁體注意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內有長髮山姥切

*一堆私設和OOC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髮帶?」女性一臉疑惑的看著三日月。

 

  三日月的眼神飄向別處,雙唇緊閉著,不願意透露出更多的情報給眼前的女性,「是的,深藍色的髮帶。」從他的微笑裡看得出名為喜悅的心情。

  女性盯著他的臉看了幾秒,笑得燦爛,「得了,是哪家的姑娘吧。」

 

  三日月沒有說話。

  「如果你最近頻繁的出門跟女孩子有關的話,那就隨便你吧。」女性從房間裡的抽屜中拿出一條過長的藍色絲帶,「我手邊只有這個,但是三日月,」

  女性嚴肅的語氣讓他有些緊張。

  「拿別的女性的東西去送另一個女孩子,很失禮喔。」

 

  三日月頓時無語,他從沒想過女性提出的問題,雖然對方是男性,但"這樣對山姥切很失禮”的想法還是占滿了整個大腦。

  「那該怎麼辦?」三日月幾乎是不經思考就將這句話說出口。

 

  似乎是看到三日月有些發楞的模樣而輕笑了出來,「下次你上街去找吧。」女性將絲帶交給三日月,逕自離開了房間。

  三日月將手中的東西握緊了幾分後,便快速地奔向那個人所在的地方。

 

 

  「主殿,這樣好嗎?三日月殿如此頻繁的外出,您甚至還允許上街;若是據點的位置不小心暴露,該如何…」

  「一期阿,你太過緊張了,身為獵鷹的一員,你難道不相信自己和同伴們的實力嗎?」女性用自信的笑容說著,「就算被發現,我還有許多連你們都還不知道的據點。」

  名為一期一振的男人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對著眼前的女性鞠躬,「是的,是屬下太過於擔憂了,還請主殿原諒。」

  「…….你就是連這種地方都意外的認真才會不受人歡迎喔。」

 

 

 

 

  山姥切作了一個夢,那是一個甜蜜又美好的夢,他夢到自己和三日月親密的相擁著,他溫柔的吻著自己,就好像戀人之間會做的事情一樣。

  接著三日月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胸膛,腰帶被人緩緩地解開,他能感覺到身上的和服被人脫下,引來臉上一陣紅。

  三日月也開始將皮衣褪去,露出了訓練有素的肌肉,眼中的新月也像水中的倒影一般開始搖曳。

 

  接著山姥切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三日月那美麗的新月和夜空般的髮絲。

 

  山姥切不禁晃了神。

 

 

  「你又睡著了。」三日月的表情就像在看稀有的東西一樣,嘴角的弧度好看的讓人無法直視。

  「我也是需要休息的阿。」山姥切有些不滿的撇過頭。

  「睡在樹上會舒服嗎?」三日月望向那生硬的櫻花樹。

  山姥切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小聲地說了句早已習慣。

 

  三日月暗自的憤怒著,到底是什麼事或人,值得山姥切這樣子?

  這時他才發現,喜歡一個人,卻連他的事都不瞭解,是一件令自己多麼難受的事。

  但他選擇將情緒壓在心底,並把絲帶交給山姥切。

  「雖然這是別人給我的,但我只有這一條了……」

  山姥切沒有把三日月的話聽完就將絲帶拿到手中,熟練的將頭髮給綁起。

 

  「今天有個實驗要做。」山姥切微微的笑著脫掉三日月的手套後,走到櫻花樹後把小門打開,前往森林,三日月見狀也立刻跟上前。

 

 

 

  赤裸的手感受到風的吹拂,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在任務外將手套取下來過,這感覺舒服地讓三日月瞇起眼睛,但他還是小心翼翼的不碰觸任何東西,等到山姥切停下時,他身邊也聚集了許多的動物。

  三日月下意識的往後退,但山姥切卻在這時握住了他的手,惹得三日月在心裡尖叫。

 

  「摸摸牠們吧。」山姥切看著眼前的動物們,發現上次安慰自己的小鹿也在其中。

  三日月遲疑著,他的手停在空中不知道該怎麼辦,山姥切丟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掌心傳來的溫度讓他頭暈目眩,過了幾秒,他竟鬼使神差的將手伸了出去。

  當指尖觸碰到不屬於人類的溫度時,三日月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比平常更加的鼓動著,生命流淌在手中的感覺讓他不禁流下淚來。

  山姥切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著三日月不停地觸摸動物的毛皮,而手也握得更緊了。

 

 

  等到三日月的淚流夠了,他才轉頭看向一直握住他的手的山姥切。

  「這是怎麼辦到的?」三日月的臉上看得出驚訝和喜悅。

  「很簡單,只要我們互相接觸就可以讓能力消失,就像我們剛見面的時候一樣。」山姥切放開了一直抓著的手,但很快又被三日月給抓了回來。

  三日月抱住山姥切,身體有些顫抖,「我從沒想過我還能再一次的用這雙手去感受活著的生命。」

  山姥切將手悄悄地放在三日月的背上,偷偷享受這一個擁抱所帶來的溫度。

 

 

 

  「主,三日月好怪阿。」從任務中回來的鶴丸一踏進餐廳就看見三日月對著眼前的晚餐發呆。

  「有了心上人,每天都會很怪的。」女性若無其事地喝著蔬菜湯。

  「金絲雀?」鶴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名字。

  「怎麼,原來你也知道阿?」

  「不…只是三日月常常在喊罷了…」鶴丸默默地吃著晚餐,心中對金絲雀的真面目越來越好奇。

 

 

 

  但是包括鶴丸在內,獵鷹裡的任何人沒有想到他們將來會是以這種形式見面。


---------------------------------------------------------------------------

這章並沒有甚麼進度...真是不好意思

差不多該讓壞人登場了吧(?

2015.10.26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