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告解

*繁體注意

*慶祝萬聖節?

*與某些事實有落差,有bug請見諒


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神父,我有罪。」

 

  紫色的簾子遮掩了談話者的臉孔,也遮掩掉了罪惡感和告解的緊張,山姥切坐在簾子的另一側,靜靜地聽著教徒的懺悔。

 

  山姥切國廣身為神父,已經聽了太多本以為是誇張至極的故事,人們的罪惡逐漸趨於平凡與正常,他已經沒有太多的感覺和感想去放在這些稀鬆平常的小事上。

 

  一如往常的唸出禱詞後,紫色簾子後的人又換了一個,山姥切不禁悄聲的嘆了口氣,繼續當個神聖的聆聽者。

 

 

  在漫長的談話結束後,終於來到最後一個告解人,山姥切想著結束後就能回家睡個舒服的覺,而且今天還是萬聖節,或許在回程的路上還會拿到一些可愛孩子們給的糖果,一想到孩子們天真的臉,山姥切就不自覺的微笑。

 

  「哎呀呀,神父大人在笑些什麼呢?」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山姥切拉回注意力,那聲音可說是他聽過最為好聽的聲線,低沉卻又帶點磁性的嗓音讓他聯想到用慾望誘惑人心的惡魔。

 

  咦?但是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在笑呢?明明沒有發出聲音,簾子也沒有被拉起來。

 

  山姥切心裡覺得奇怪,但也不想在意太多,畢竟他只要將這個告解給結束掉,就能好好的享受得來不易的假期,於是他照著流程唸出了禱詞。

 

  「沒錯,神父,我有罪。」男人用像是調笑一般的語氣訴說著,讓山姥切心裡有些不舒服。

  「我殺了一隻兔子,就在昨天的下午三點。」山姥切想著人總要進食,殺了食材的前身也沒什麼大不了,這類的懺悔,他聽太多了。

  「我感受到那隻兔子逐漸失去溫度,內臟和鮮血不斷的從肚子裡流出。」山姥切覺得十分的正常,處理食材都是這樣的。

  「我徒手扯斷牠的頭,用雙手撕開牠,但我卻感覺不到悲傷。」不會感到難過是正常的吧,因為牠對你來說只是食物阿。

 

  但是,徒手?

 

  山姥切感到一絲異樣。

  「沒錯,我覺得好快樂,在殘殺兔子的時候我感到喜悅。」心理變態吧,山姥切想。

 

  「但是我沒有罪。」

 

  剛才不是還說自己有罪來著?

 

  「因為這是本能。」

 

  山姥切不懂男人指的是哪一句,是指吃了兔子的事,還是他對殘殺動物感到開心的事。

 

  「本能阿,真的很奇妙,就好比說現在。」男人的聲音突然變得更加的低沉。

  「我的本能告訴我,現在就想將你給吃掉,只要聽到你念禱詞的聲音就覺得無比的興奮。」

  山姥切的汗毛直豎,直覺遇上了變態。

 

  「吶,山姥切國廣神父,不出來見個面嗎。」

  山姥切受不了,只好對男人發出警告,「先生,你再這樣我可要叫警備人員來了。」

  「這樣真的好嗎?」男人又發出了調笑的口氣。

 

  山姥切逐漸察覺到,外面的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全都消失了,他匆忙地拉開對外的簾子走了出去,發現教堂裡已經一個人都不剩。

  太奇怪了,教堂不可能會一個人也沒有啊,山姥切緊張的想。

 

  「嗯,什麼人也不在喔,不用再找了。」

  山姥切將頭快速的轉向告解亭,他看見對外簾子的下面露出一雙修長的腿,接著那雙腿優雅的翹著,交握的雙手也輕巧的放在上面。

 

  「你好啊,山姥切。」山姥切可以聽見男人愉快的輕笑聲和指尖敲打的節拍。

 

  「今天可是萬聖節呢。」他看見男人從椅子上站起的身影後開始緊張了起來,額頭上的汗水越冒越多。

 

  簾子被人給掀開,映入山姥切眼簾的是有著新月寄宿在眼裡的男人,幾縷深藍色的頭髮被塞至耳後更顯他的優雅,質料好的西裝和緞帶能看出他的高貴,但另山姥切不得不去在意的卻是他露出的長耳和尖牙。

  「三条家第十六代吸血鬼當主,三日月宗近,前來迎接。」

  山姥切連這句話的意思都還沒有搞清楚,就被眼前的男人抱入懷中,接著他只聽到他用甜美的聲音說著:

 

 

  「糖果我收下了。」

 

  山姥切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被尖銳物給刺入,接著失去了意識。


------------------------------------------------------------------------

我的腦洞跟不上萬聖節的來臨!!(淚奔

想了很多的設定最後採用的是神父和吸血鬼,之前還想過魔女和貓、吸血鬼和吸血鬼之類的(笑

因為我不清楚實際上的告解室究竟是怎麼運行的,所以一定會有落差請多包涵...!


再次感謝您的閱讀,我們下次見

2015.11.03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