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7

*繁體注意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內有長髮山姥切

*一堆私設和OOC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啊啊,又是這個夢。

 

  雖然三日月正處於睡眠之中,但他的意識卻很清楚;他看見山姥切的微笑還是一樣的好看,聲音還是一樣的甜膩,就和上次的夢一模一樣。

  山姥切再次抱住三日月,周遭的顏色開始變成深沉的黑,三日月心想又要掐住山姥切脖子了的時候,懷中的山姥切突然抬頭了。

 

  「每個生命都是值得被尊重的,你殺的人,也是生命環中的一節。」山姥切用堅定卻又悲傷的眼神看著他,「我不希望你將來後悔。」

  三日月傻了,怎麼這個夢和上次的不同,山姥切還說起教來了?

 

  他想開口解釋,但是山姥切不給他機會。

  他用雙手捧住他的臉,吻了上去。

 

  隨後,夢醒了。

 

 

  「早阿,昨天沒睡好啊?」鶴丸看見三日月以有些疲憊的神情出現在餐桌上時,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笑著調侃。

  「作夢了。」三日月面無表情的說著,隨後馬上拉開椅子坐下享用早餐。

  「嗯…就昨天的狀況來看,想必是個香豔無比的夢吧!」鶴丸笑得十分討厭。

  「……真不知道你的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三日月用鄙視的眼神看向鶴丸。

 

  「一大早感情就那麼好啊。」鶯丸端著自己的那份早餐走了進來,今天他沒有穿著之前的和服,而是改為輕便的短袖上衣,讓他看起來年輕了幾分。

  「我可不想跟一個下流之人的感情有多好。」三日月默默的吃著煎蛋,冷淡的說。

  「三日月好過份阿,明明我們認識那麼久了。」鶴丸不服氣的說著,順便把三日月盤子裡的菜給夾走。

 

  鶯丸看著像個小孩一樣互相捏臉的兩人不禁微笑了起來,他喝著熱茶,看著外頭緩慢流動的白雲開始發呆,過了好幾分鐘後才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的看向兩人,「對了,主人說過個幾天會有個任務,是讓我們三個去的。」

  三日月說了聲知道了後就離開了,想當然,他又跑去玻璃溫室了。

 

 

 

  在路上三日月還特地繞路去摘了各式五顏六色的花,他用手帕小心翼翼的包了起來,避免花瓣掉落。

  他不知道該送些什麼,山姥切才會開心,但他還是想把自己的心意給傳達出去。

 

  不知不覺三日月已經到了溫室的大門前,但裡面的狀況似乎有些奇怪,他從外頭沒有看見爬滿玻璃牆的藤蔓,也沒有看見多到似乎快要衝破屋子的花叢。

  他緊張的推開大門,想確認山姥切的狀況,在他撥開有些變矮的玫瑰花牆後,大量飛舞的櫻花花瓣遮住了他大半的視線。

 

  等到三日月將眼前的花瓣都拍開後,他看見山姥切像個人偶一樣的躺在櫻花樹前,閃爍的金色長髮好似有生命一樣的散落在地上,放在胸前的手裡還壓著深藍的絲帶和一本書,而身後的櫻花早已不像往日一般盛開。

  「山姥切…!」三日月慌忙地衝進鳥籠內,卻發現躺在地上的人發出了淺淺的呼吸聲。

  「怎麼我每次來你都在睡呢?」三日月無奈的笑了笑,將手摸上山姥切的臉頰。

  三日月摸過山姥切的眼睛和睫毛,接著移到了鼻子,再來是嘴唇;但他卻突然想起昨晚的夢,修長的手指情不自禁的在柔軟的唇上多逗留一會。

 

  「嗯……」或許是因為睡眠被打擾了,山姥切皺起眉頭,低沉的呻吟著。

  三日月看著這樣的山姥切覺得十分可愛,瞬間起了玩心,他俯下身,輕輕地靠在山姥切的耳邊,「你再不起來,我就要親下去了。」

  山姥切只是翻了個身,將微熱的氣息吐在三日月的側臉上,繼續作著屬於自己的美夢。

  但三日月就沒這麼從容了,他被近距離的呼吸給噴的腦袋一片空白,嚇得他趕緊拿起地上的書來研究。

 

  三日月將書堆翻了又翻、看了又看,發現裡面除了有能力相關的書,還有一些小說類的書籍,他隨手挑了一本,靠在櫻花樹上開始閱讀;故事裡的主角是一個毫不起眼的村民,講述的是主角每天的生活作息,其平淡的程度讓三日月開始不停的點頭,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而他終究在劇情的轉折點到來前睡了過去。

 

 

 

  香味……?

 

  三日月的鼻子竄入一股熟悉的花香,那是有著玫瑰和櫻花的淡淡香氣,兩者參雜在一起卻又不變質的香氣。

 

 

  三日月睜開不知道闔上多久的眼皮,有著新月的眼瞳映照出金色和綠色的身影,等到他的意識逐漸回到自己的腦中時,他才看清楚是山姥切蹲在前面望著自己。

  山姥切雙手托在下巴的模樣像極了小動物,三日月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好像坐著也不對,站起來也不對,到最後嘴巴只能擠出早安這兩個字。

 

  「果然很漂亮啊。」

 

  山姥切沒來由的一句話。

 

  「什….什麼?」三日月疑惑的看向用認真的表情說話的山姥切。

  「我是說你,果然很漂亮啊。」山姥切點了點頭,「嗯,就像星空一樣。」

  三日月懵了,他心想山姥切是不是一覺睡醒頭就有哪裡給撞了,不然怎麼沒頭沒腦的說出這些話?

 

  「為甚麼…突然跟我說這個?」三日月覺得有些尷尬。

  「沒什麼。」山姥切站了起來,對他微微的笑著,「那本書我很喜歡,你想看可以帶走。」

  三日月這才注意到,那本小說就這樣被他拿在手上直接睡著,而且他現在才看見小說的標題寫的到底是什麼。

 

  「那麼,你該走了,三日月。」山姥切碧綠的眼眸透出不容拒絕的神情,就連表情也是平常少有的嚴肅。

  三日月下意識地察覺到不能再追究下去,便起身離開,他撥開仍有些矮的玫瑰花牆,推開大門。

 

 

  這時候他才想起來,摘下來的花根本還沒送到對方的手裡。


------------------------------------------------------------------------

首先對於毫無進展的這一點說聲抱歉(?

越寫越崩壞的感覺啊該怎麼辦

說好的壞人...還在廁所裡...他肚子痛...

感謝您的閱讀...或許很快就會再見(笑

2015.11.08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