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妖怪吉原(上)

*跟標題沒什麼關係

*嗯,OOC

如果這樣還沒問題的話

以下

-------------------------------------------------------------------------

  在這個尚有妖怪存在的時代,人類已經學會該如何與妖怪和平共處,而妖怪們基本上也不會輕易的出現在人類的面前。

  但是大家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在各地出現的”橋”,就是通往妖怪世界的路徑;橋的外觀跟普通的橋沒什麼差別,紅色的圍欄扶手和木造的地板看起來就跟一些文化景點的橋沒兩樣,導致常常會有小孩子迷路到裡面去。

 

  因為小孩子看不見橋上的青石燈。

 

  只要看見青石燈出現在橋上,就代表那是通往妖怪世界的入口。

 

  在橋後的世界裡,首先出來迎接的是那邊的”吉原”,裡面有許多花魁和遊女,但當然都是可以化身為人的妖怪。

  這些妖怪生性善良,所以小孩子迷路也會被安全的送回家,久而久之,人們就不太理會在各地出現的橋了。

  但是有些人類會為了尋求刺激和滿足自己的慾望而來到這裡,他們喜歡帶有妖怪特徵的女性,所以在同一間遊屋頻繁的看見同一個人也是正常的。

 

 

 

  青年坐在門口,拿起菸斗反覆的執行吸入和吐氣的動作,時不時頭上的貓耳還會動個幾下,身後的兩條尾巴搖啊搖的,像極了海上的波浪。

  山姥切國廣是隻貓又,不過對妖怪來說,他成為貓又還太過年輕,所以吉原裡的人都叫他”茶屋的弟弟”。

 

  山姥切開的茶屋就在遊女屋”花屋”的隔壁,所以光顧的客人也屬遊女居多,店裡常常擺一些她們喜歡的甜品和茶,這種細心的小舉動讓遊女們感動不已,還常常將「茶屋的弟弟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好男人」這句話給掛在嘴邊。

 

  山姥切一邊抽著菸斗,一邊望著吉原的天空發呆,想著梅雨小姐和綠霞小姐喜歡的甜品快要沒了,得再去採購的時候,一道溫潤好聽的聲音進到了他的耳裡。

  「哎呀,這麼漂亮的孩子也是花屋的嗎?」

  山姥切看向那個說話的男人,發現對方長著一副好看的臉,深藍色的頭髮就像夜晚的天空一樣,瞳孔裡還有著潔白的月牙。

 

  「你才是,花屋的新人嗎?」山姥切賭氣的回答。

  長著好看的臉在對人說些什麼啊,這個人,他心想。

 

  「哈哈哈,我是來找朋友的喔。」男人露出的微笑讓剛從花屋出來的遊女都愣住了,但山姥切很快地就發現並不是如此。

  他看見遊女慌慌張張地跑回屋內,口中還喊著三日月先生來了之類的話,隨後就看見一個高大的白髮男人走了出來。

 

  「好久不見了,三日月殿下。」

  「呀,小狐丸,過的還好嗎?」似乎是叫三日月的男人摸了摸白髮男人的頭,頭上的狐耳也溫順的垂了下來。

  「是,托您的福。」名為小狐丸的白髮男子露出笑容,「阿,國廣殿也在啊,沒打招呼真是失禮了。」小狐丸注意到坐在門口前的山姥切,恭敬的問候。

 

  「不,小狐丸殿下,是我剛好坐在這裡罷了,不需要理我也沒關係…」山姥切話還沒說完就被人給打斷。

  「這孩子也是你們的?」三日月順手摸了摸山姥切的頭,山姥切的尾巴立刻警戒的豎了起來,碧綠的貓瞳也帶著怒氣瞪向三日月。

  「不不不,國廣殿是隔壁茶屋的主人,您若喜歡金髮的孩子,我們花屋多的是。」小狐丸看見山姥切生氣的樣子,急忙向三日月解釋。

 

  「原來如此,貓又嗎,真年輕阿,哈哈哈。」三日月鬆開了手,逕自走進花屋裡。

  「十分抱歉國廣殿,之後定前來賠罪。」小狐丸對山姥切鞠躬後,便跟著進入花屋。

 

  山姥切發誓,不管這個叫三日月的男人是誰,他都不想再看到他第二次。

 

 

 

  「呀,山姥切,今天的茶點是什麼呢?」

  「….............」

 

  山姥切看著出現在自己店內的男人,突然覺得心生厭煩,到底是為什麼才能讓他每天都來?

  「你沒有要做的事嗎?」山姥切說歸說,還是將今天的推薦甜品放在三日月的桌上。

  「有阿,我想在這裡工作,但是”茶屋的弟弟”不肯收留我嘛。」三日月露出一副”都是你害的”的微笑。

  「……………….」山姥切的青筋逐漸浮上臉頰,他不耐煩的說:「反正你每天來我也有業績,就這樣讓你付錢付一輩子吧。」

  「哎呀,付一輩子也不錯啊,這樣我就能一直待在國廣身邊了。」三日月再度微笑。

  「………………」山姥切用懷疑的眼神看向三日月,這男人說的話到底有何企圖?還真是完全看不出來。

  上次小狐丸來道歉的時候說了,三日月是他的救命恩人,同時也是靈力高強的大天狗,已經活了好幾百年,所以個性上比較隨便,還請自己多多見諒。

  的確,跟自己這種才剛活過百年的小妖怪不同,三日月散發出一種悠閒和穩重的氣場,但是將自己認成遊女這件事,無疑是被小看了。

  這件事,山姥切一直記在心上。

 

 

  這時茶屋來了一位女性,看穿著應該是花屋的遊女,或許又是來買甜品的吧,三日月心想。

  但是這名遊女只是進來和山姥切說幾句話後就離開了,而且三日月敢說,自己絕對聽到了”發情”這兩個字。

  「國廣,發情期要到了?」三日月仍然掛著微笑。

  「少偷聽。」山姥切瞪向三日月,卻又接著說:「不過確實是要到了沒錯。」

  「所以你才請花屋的孩子幫忙啊。」三日月將一片紅豆羊羹送入口中。

  「其實是誰都無所謂,只是找遊女比較不會有問題吧。」山姥切想了想,「你不會有發情期嗎?」

 

  三日月大笑了三聲,說了句「我可不是動物型的妖怪啊」後,將剩下的羊羹盡數品嘗完畢。

  「但是,如果你想找人,我願意奉陪喔。」

 

  三日月留下這句話後離開了,山姥切愣在原地,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誰會找你啊!臭老頭!」


----------------------------------------------------------------------

正篇不打卻一直碼腦洞的我...(嘆

就只是突然想寫個肉


感謝您的閱讀~

2015.11.09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