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10

*繁體注意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一堆私設和OOC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溫暖的春風迎面吹來,藍天和白雲構出和諧的風景,森林裡的樹木精神旺盛的隨風搖動,鳥兒在上空盤旋著,尋找著今天的午餐。

 

  山姥切從沒有走得那麼遠過,自從待在鳥籠裡後,究竟過了多久?

 

  山姥切的時間觀念已經跟不上周遭的變化,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想將自己早已放棄的時間再度轉動。

 

  於是他握緊了三日月的手。

 

  三日月的手掌很溫暖,即使隔著手套山姥切也能感覺的到,眼前這個帶領著自己的男人,是用真心去對待自己的。

 

  山姥切感覺全身的血管都在流動,連著心臟一起運轉,大腦的思緒清晰無比,他用力的吸著空氣,鼻子一抽一抽的就像剛出生的嬰兒。

  三日月瞄了一眼被他牽著的山姥切,嘴角不禁微微的上揚,緊握的手似乎能傳遞彼此的心跳,讓他緊張的想找些話題,但卻什麼都說不出口。

 

 

  雙腳啪噠啪噠的踩過小溪,山姥切心情愉快的轉了個圈,淡粉色的衣袖也隨之起舞,竟讓三日月覺得看見了櫻花飛舞的模樣,他重新牽起他的手,那一瞬間,有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只知道碧綠的眼正用從未展露出的清澈看向自己,而裏頭映照的是自己傻不愣登的樣子。

 

  三日月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髮,山姥切只是笑著,然後抓著三日月的手往一旁的空地走去。

  被高聳的樹木包圍所形成的空地,看起來就像一座小型的舞台,山姥切站在中央,深吸了一口氣後,三日月聽到的是他所熟悉的旋律。

 

  就像當初相遇的那樣,這首歌從未變過。

 

  但三日月卻覺得現在聽來是那麼的溫暖。

 

 

  如細語一般的歌聲並沒有讓周遭的環境產生變化,只是偶爾會有一些麻雀在山姥切身邊盤旋個幾圈後,展翅飛向無際的藍天。

  山姥切一邊唱著歌,一邊踩著輕快的步伐,腳下的嫩芽長成一朵朵白色的小花,等到三日月回過神來,眼前的人早已身在一片花毯之中。

 

  就像為大地帶來春天的神明一樣。

 

  往日那隻將自己囚禁起來的金絲雀已經不在,成為了得到自由的神明。

 

  三日月對自己有些浪漫的比喻感到好笑,他走向山姥切並牽起他的手開始旋轉,兩人笨拙的舞步將彼此都逗的笑出聲來,細碎的花瓣飛舞在空中,讓他們看起來更加的虛幻。

 

  「我現在很開心。」山姥切筆直的看向三日月,「非常、非常的開心。」

  三日月露出了有些愧疚的微笑,「擅自將你的頭髮給割短了,對不起。」

 

  山姥切搖搖頭,「這反而是種解脫。」

 

  三日月踩穩了腳步,將山姥切旋轉了一圈後帶到自己的懷抱中,他像是眷戀一般的摸著山姥切過短的髮尾,輕聲的嘆息撫過耳朵,搔的山姥切發癢。

  「這樣就無法再欣賞到你綁上髮帶的模樣。」那怕是山姥切的頭髮,三日月也想從那男人身邊奪走。

 

  佔有他,讓他成為自己的東西。

 

  「若是你想看,我會再留長。」山姥切輕輕地笑著,就像在嘲笑三日月的幼稚,「我的頭髮長很快的。」

  三日月想了想,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不,不用了。」他將山姥切有些長的瀏海撥開,「這樣就好。」

 

 

  三日月再度牽起山姥切的手,朝森林的另一頭走去,而當他們到達獵鷹的據點時,已經是夕陽餘暉的時刻。

  三日月將山姥切抱起,悄悄地翻牆進入,然後從廚房拿了點飯糰等乾糧給在自己房間內等著的山姥切。

 

  「你之前都吃些什麼阿…」三日月對剛剛感受到的體重感到不可思議。

  「樹果…之類的?」山姥切拿起飯糰仔細的察看,不知道有多久沒見到白米飯了? 

  「偶爾…也會送來麵包和火腿。」山姥切將飯糰小口小口的吃下肚,那模樣讓三日月覺得他更像隻小鳥了。

 

  「這個飯糰很好吃呢,你做的?」山姥切的微笑差點就讓三日月回答”是”了。

  「…不,這算是我們的大廚做的。」想起每天都有美味的餐點可以享用,三日月不禁在心裡感謝他們的”大廚”。

 

  「看來你有一群好朋友呢。」山姥切輕輕地閉上眼,似乎是在回想著什麼一樣,「我以前,只有對我很好的大家…」

  三日月看見山姥切的眼裡透出了一絲寂寞,長長的睫毛垂了下來,讓他不禁伸手去觸摸。

 

  「三日月,你在的吧?小姑娘說明天有任務……欸?」

  鶴丸刷的一聲拉開了三日月的房門,金色的瞳孔反映出的是三日月正在和一個從沒看過的人調情。

  「三日月…沒想到你…」鶴丸用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說著,「你這傢伙太骯髒了!我要去告訴小姑娘!」

  鶴丸又刷的一聲關上房門,大步大步的跑走了。

 

  「嘖!你給我等等!」三日月想也沒想就追了出去,留下山姥切一臉尷尬。

  

  三日月著急的想著,要是被首領知道他擅自帶人進來據點就完了!

 

 

 

  「你應該知道組裡的規則吧。」女性對著正坐在她面前的兩人說。

  「……是,不得將據點情報告訴任何人。」三日月瞄了一眼隔壁,他發現山姥切正以擔心的眼神望向自己。

  「處罰是?」女性的眼神變的尖銳,就連站在她身旁的鶴丸都能感受到之中的冰冷。

  「自盡。」

 

  山姥切聽到三日月的回答後緊張地站了起來,他想開口為三日月辯解,但卻被女性硬生生的打斷。

  「給我坐好,這裡可沒有你說話的餘地。」女性在山姥切回復坐姿後拿出了一把小槍,她指著太陽穴的位置,把槍丟到了三日月的眼前。

  「還是你想要他先死?」女性從懷裡拿出另一把槍,指向山姥切,「反正早晚都是要被我封口。」

 

  山姥切的身體開始顫抖,同時他也看見三日月那副美麗的面容上出現了不曾有過的擔心和恐懼,他想幫助三日月,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抓緊自己的衣袖,直盯著眼前的槍口。

  「如果我說他也有能力可以為組織效命呢?」三日月像是丟出了王牌一樣的笑著,但山姥切卻看的出來他的表情依然緊繃。

 

  女性嘆了一口氣後將冰冷的視線轉到山姥切身上,槍口抵上了他的腦門。

 

  「那麼,你能殺人嗎?」女性露出了危險的笑容。

 

  「你能像我們一樣,準確、冷靜,毫無猶豫的殺人嗎?」

  在女性看見山姥切動搖的眼神後,她的笑容就像是在宣告著勝利一般。

 

  「那麼,再見了───」

 

 

  伴隨著話語的是一聲槍響。


-----------------------------------------------------------------------

好久沒有碎碎念了(笑

其實最近對這篇很苦惱,總是寫不出想要的感覺

再加上最近有很多的作業...和我的腦容量縮小的事實,讓我在寫的時候非常痛苦(?

但為了秉持著開了坑就要把它填完的精神,我會繼續加油的


也謝謝一直看到這章的大家,我們有緣再見(?

2015.12.2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