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給愛麗絲

*瘋帽子三日月x愛麗絲山姥切

*我意識恍惚的時候寫的(x),感覺跟夢遊仙境沒什麼關係阿...

@大柠子 美少女的點文(?),十分感謝,也希望您看得愉快


要開始囉

---------------------------------------------------------------

  萬里無雲,天空湛藍的刺人眼球,在這平靜的天氣裡,鐵柵欄卻被大風吹的嘎嘎作響,原本躺在地上休息的兔子們被嚇得四處亂竄,山姥切國廣將新鮮的飼料和水放入盆子裡,然後伸手把頭上快要掉落的兜帽拉得更緊了些。

  在確認飼育小屋的兔子都沒少之後,山姥切將門牢牢的鎖上,便趕去上下一節屬於自己的高中課程。

 

  但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了,山姥切完全沒有將心思放在黑板上的數學符號,他呆呆地望著天空,只覺得顏色越發越深,深到似乎能滴出水來。

  他碧綠色的雙眼映照出那一片藍,就像是美麗的湖泊正在閃閃發光一樣。

 

  然後,意識逐漸遠去。

 

 

 

  「山姥切,已經下課了喔。」隔壁桌的同學好心地將他搖醒。

 

  他眨了眨有些濕潤的雙眼,腦海中突然被一個念頭給佔據。

 

  去飼育小屋吧。

 

  那彷彿就像是有誰在對他訴說一樣。

 

 

  他以身體不舒服的理由翹掉了下一堂課,再悄悄的走到飼育小屋前。

  在打開門的一剎那,一陣風朝他吹了過來,頭上的兜帽被吹落,遮住了視線,一只雪白如紙的兔子就這麼從腳邊竄了出去。

 

  「啊…!」他驚慌的將門關好,重新拉下兜帽後便追了出去。

 

 

 

  為什麼?

 

  為什麼追不上呢?

 

  山姥切追趕著眼前的兔子,無論跑的再怎麼快,兔子都像是長了翅膀一樣的飛快。

 

  追不到。

 

  為什麼?

 

  好累。

 

  山姥切覺得自己的腿再也跑不動,就這麼放慢速度停了下來。

 

  「這裡是…?」

  身邊聳立著高大的玫瑰花牆,山姥切走了幾步才發現這是一座迷宮,就連身上的制服也變成華麗的荷葉邊襯衫和可愛的燈籠褲,腿上穿著條紋過膝襪,鞋子也從皮鞋換成了淺藍厚底鞋。

 

  還真像繪本裡的愛麗絲啊。

 

  山姥切一邊想著一邊摸索著迷宮的出口,不一會就走出了這個充滿花香的地方,但接下來的場景卻讓他越感疲累。

 

  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山姥切疲憊的踏上帶有泥土和青草鮮味的土地,他拼命的搖著頭想讓自己從這個夢裡醒來,但卻完全沒有起到作用,反而還讓腦袋更加暈眩了。

 

 

 

  「到底,還要走多久…」山姥切對著草原那看不見的盡頭嘆氣。

  他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將難走的鞋子給脫掉後,抬頭一看,在不遠處竟憑空冒出一張桌子。

 

  桌子上有一盤盤用精美瓷器裝著的烤鬆餅、蛋糕、餅乾,還有各式各樣的點心,一旁還有正在冒著熱氣的茶壺,不管是哪種食物看起來都非常美味,飄散出來的香氣讓山姥切的食慾蠢蠢欲動著。

 

  「請坐。」

 

  山姥切被這道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大跳,桌子的另一頭出現了一張椅子,椅子上正坐著一個男人。

  男人有著亮麗的黑色短髮,笑的漂亮的面容的讓山姥切呆滯,但更吸引他注意的是男人頭上的帽子;在那頂深藍色的帽子上,插滿了許多花朵,天堂鳥、玫瑰、牡丹等等,數量多到讓人懷疑到底是怎麼裝飾上去;而在帽緣則有著一張大大的卡片,上頭印的數字似乎是今天的日期。

 

  「請坐下,謝謝。」男人張開瞇成一條線的眼睛,深藍近漆黑的瞳孔中有著讓人無法忽視的亮黃色新月,柔滑如水的聲音流露出的是不容反抗的語氣。

 

  山姥切有些害怕的拉開椅子,正坐在男人的對面,他發現對方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就像是在看獵物一樣。

 

  山姥切對自己的想法打了一個冷顫,眼神迴避著不往男人那裏看。

 

 

  「我是瘋帽子,你呢?」男人再度開口。

  「……山姥切國廣。」這個像是夢遊仙境的過程到底是什麼阿,山姥切有些不耐的想著。

 

  「不,你是愛麗絲喔。」瘋帽子為山姥切倒上一杯薄荷茶。

  「……為什麼這麼說?」山姥切看著在茶面上上升的熱氣,碧綠的湖就這麼覆上了些許霧氣。

 

  「因為,你就是愛麗絲。」瘋帽子將手中的刀叉往鬆餅伸去,戴著白手套的雙手,線條優美的動了起來。

  「……那,我現在該往哪走?」雖然是意義不明的對話,但山姥切仍然想從中獲得一些情報。

 

  「你想去什麼地方?」瘋帽子將淋上蜂蜜的鬆餅放到山姥切的面前。

  「......離開,只要能離開這個夢就好。」明明是疑問句,但山姥切卻覺得跟威脅沒有兩樣。

 

  「啊啊,出口嗎。」瘋帽子微微的笑了起來,「但是茶會還沒有結束呢。」

  「結束了,我就能回去嗎?」山姥切有些著急的問。

  「這不是夢。」瘋帽子的手中多了一朵曇花。

  「…………。」山姥切覺得他們之間的對話完全無法成立,只能閉上嘴,呆呆的坐在位子上。

 

 

 

  天氣很好。

  太陽很溫暖。

  鳥兒的叫聲清脆悅耳。

  瘋帽子和山姥切靜靜的坐在位子上,久而不語。

 

  茶和鬆餅的溫度早已離美味有一段距離,兩人的手卻還是好好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不吃嗎?」

  瘋帽子那好聽的聲音突然響起,讓山姥切受到不小的驚嚇。

 

  「吃了,或許就可以”離開”了?」

  瘋帽子又開始笑了起來。

 

  山姥切將乾澀的鬆餅吃下肚,把酸苦的茶一口氣喝下。

  「可以告訴我回家的路了嗎?」山姥切拿起厚底鞋,將它重新穿上。

 

  瘋帽子瞇起眼睛微笑著,食指好看的指著一個方向。

 

  那就像是隨便指著的一樣。

 

  但山姥切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他邁開已經充分休息過的雙腿,臨走前,他突然轉身面向那位帶著誇張帽子的男人。

  「謝謝你的招待,但我還是必須說,」山姥切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句話,

 

  「”這真是我參加過最無聊的一場茶會。”」

 

  “就像繪本裡的愛麗絲一樣。”

 

  似乎是聽到有人這麼說著。

 

  接著,瘋帽子的笑聲在耳邊響起。



-------------------------------------------------------------------

是的,結束了。

怎麼就這樣結束了呢?

絕對不是因為我的太陽穴在抽痛,而是因為我想將瘋帽子瘋癲(?)的感覺給表現出來。


雖然不知道這樣夠不夠瘋(?


至於"無聊的茶會"這句話,則是原著裡面也有出現過的一句話。


希望大家也能夠感受到這篇瘋狂的恍惚感(?

感謝您的閱讀2016.01.06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