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距離(上)

*給 @巫山烤全鱼 魔法少女的點文

*字有點少(欸

*下章我想要突變


以下

-----------------------------------------------------------------------

  今天三日月宗近久違的在公司加班到了凌晨兩點。

  他在回家途中去了一趟便利商店,認真挑選遲來的晚餐;在選了一個海苔便當之後又隨手抓了一瓶綠茶,疲憊的去結帳。

 

  從口袋拿出鑰匙打開公寓的門,將晚餐放到桌上,準備打開牆壁上的電燈時,腳邊好像踢到了什麼東西。

  當房間完全被照亮之後,三日月忍住極大的驚嚇不去尖叫出聲。

 

  他,踢到了一個穿著白色連帽衣的少年。

 

 

 

  「你是誰?小偷?」三日月一邊吃著便當,一邊質問正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少年只是目光渙散的搖搖頭。

  「那你是怎麼進來我家的?」不是小偷的話,又為什麼要闖空門?

  少年又搖了搖頭。

 

  就在三日月想拿起電話撥給警察的時候,一直沉默著的少年開口說話了。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三日月只覺得少年的聲音很好聽。

 

  「名字呢?家人呢?」三日月回過神來,「都不記得了?」

  少年又沉默了一會。

 

  「山姥切,我叫山姥切國廣。」少年拉了拉頭上的兜帽,「我只記得這個。」

 

  這下可好了,自己的家憑空生出一個失憶的青少年。

  三日月不知道該把他送到警局還是醫院了。

 

  在三日月跟少年冷靜的談過之後,他們決定一起去警局尋求幫助,但在那裡發生的事讓三日月真的想叫出來了。

 

 

  「先生,請問您是不是太累了…?」

  「咦?」三日月聽到警察的疑問不禁皺眉。

  「就我們來看,您應該是疲勞過度所引起的幻覺…」警察露出無奈的表情,「您身邊並沒有一位如您所描述的少年……」

  「………我明白了,十分抱歉,在這深夜打擾。」三日月只好忍住內心的尖叫,帶著身旁的少年一起回家。

 

 

  「所以說,山姥切……」三日月皺起眉頭,「你是幽靈…沒錯吧?」

  「?」山姥切只是天真的看著三日月,「是這樣嗎?」

  「……似乎只有我看的見你阿。」

  三日月拿起瓶裝綠茶,將它丟向山姥切,瓶子就這麼直直的穿過他的身體,重重的掉落在地板上。

 

  山姥切靜靜的看著綠茶的瓶子,不久後點了點頭,「看來是這樣沒錯。」

  「但我可以碰到你呢。」三日月抓起山姥切的手,溫度有點低,但卻不會感到過於冰冷。

  「感覺好怪。」山姥切看著互相握住的手,總覺得沒有身為幽靈的實感。

 

  「先不管怪不怪,我必須睡覺了。」三日月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針早已走過三這個數字,「明天還要上班阿。」

  山姥切瞄了一眼時鐘後點點頭,「晚安。」

 

 

 

  三日月本來是想要在新的一天,擺脫這個私闖住家的幽靈,但是在他被這位幽靈給撞下樓梯的時候,他就放棄這個念頭了。

 

  「哎呀年輕人,你沒事吧?」

  住在公寓樓下的老奶奶看著趴在地板的三日月,緊張的上前關心,三日月笑著揮揮手說沒事後,便衝回屋內打給公司請假,並開始跟山姥切”會談”。

 

  「…………」三日月摸著自己被壓痛的腰。

  「…………」山姥切只是將兜帽拉的更低,眼神飄散至一旁的落地窗上。

  「…...可以說明一下為什麼會撞到我嗎?」這種時候應該要先主動道歉吧?!三日月越來越不想奉陪這個小鬼了。

  「……有一股力量…把我拉過去。」山姥切低著頭,眼神還是一樣飄移不定。

 

  三日月算了算從自己離開屋內到樓梯的距離,大約是三公尺。

 

  搞什麼,這也太短了吧。

  三日月不耐煩的嘆了一口長氣,「算了,只要用網路搜尋名字,應該就能知道你是誰了吧。」

  三日月打開筆電,在搜尋欄位打上”山姥切國廣”後,馬上就跳出社群網站的資料,點進去一看,發現這正是屬於站在自己身後的少年的。

 

  但,得到的資訊也就只有這樣而已。

 

  除了大頭照之外,個人的資訊完全是空白,三日月有些不滿的質問山姥切,山姥切只是搖搖頭,說了句”我不是說我都忘了嗎”之後,走到了落地窗邊。

  或許是因為山姥切看著窗外的樣子太像那記憶中的人,三日月違背了自己的心意,提出了上街看看的想法,而山姥切也答應了。

 

 

  自從離開了公寓後,山姥切就一直看著天空。

  三日月不解的跟著看向天空,但除了一片藍色和零星的白棉以外,再也無其它東西。

  「有什麼東西嗎?」三日月好奇的看向山姥切,卻依然看不清他的表情。

  「沒什麼,只是覺得莫名的懷念……」山姥切將頭低了下去,「抱歉,三日月先生,我們可以去一趟公園嗎?」

 

 

  平日的公園並不多人,偶有幾個遛狗的孩子會進來喝口水解渴,或是正在運動的老人家坐在長椅上休息,但這些都不是山姥切想找的東西。

  「請問,這裡平時會有移動的冰淇淋車嗎?」山姥切指著公園前的一塊空地,向三日月詢問。

 

  或許是因為兩人的身高差距,山姥切需要抬頭才能對上三日月,只有這個時候,三日月才能看到一點他的臉。

  淡淡的金色髮絲有如高級的綢緞,介於湖水和天空的眼睛像是玻璃彈珠一般惹人憐愛。


  一定是因為那雙眼的光芒太過美麗,三日月才說出了不著邊際的話。

  「你要喝汽水嗎?」

 

 

 

  山姥切以”幽靈喝不到東西”的理由回絕了三日月的提議,但三日月還是買了一瓶裝有彈珠的汽水並一口氣喝掉,接著把裡頭的彈珠硬塞進兩人牽著的手中。

  「你的肚子沒事嗎……」比起手中的彈珠,山姥切更在意一口氣喝光汽水的三日月。

  三日月搖搖手說了沒事,便帶著山姥切回到剛剛的公園,而正如山姥切所說,公園前的空地停了一台冰淇淋車。

 

  「我記得我常來,但卻不記得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山姥切嘆了口氣,卻發現三日月正看著自己。

  「原來你喜歡吃冰啊。」三日月忍笑的說著,「跟你給人的感覺不符呢。」

  「…是人都會有喜歡的東西吧。」山姥切瞪向三日月,「那你呢,你也有喜歡的食物吧?」

  「嗯…便利商店的海苔便當?」

  「為什麼是疑問句……」山姥切放棄似的垂下肩膀,「不過,我也蠻喜歡海苔便當的。」

 

山姥切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三日月的心情好了起來。


------------------------------------------------------------------

感覺沒寫什麼...真是抱歉......

下章還是慢慢來好了(還不夠慢?


希望新的一年我的腦袋可以靈光回來

祝大家新年快樂

2016.02.06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