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距離(下)

*給 @巫山烤全鱼 魔法少女的點文

*看似很長其實字超少(喂

*覺得上下文沒啥關聯,我難過......


以下

------------------------------------------------------------------

 

  「宗近,你看看,今天的天空美不美呀?」女人柔順的長髮被風吹的飄逸,說出口的話語也像風一般的逐漸飄遠。

  「嗯!漂亮!我好喜歡!」男孩用自己的小手緊握住女人溫暖的手掌,女人朝他柔柔的笑了。

  女人摸了摸男孩的頭,然後再次看向天空,眼神裡充滿了男孩不懂的情緒。

 

「母親?」

 

 

 

  季節已經從涼爽宜人的春天推移到了酷熱難耐的夏季,從三日月在自己房間裡遇到幽靈的時候算起,已經過了三個月。

  而那位幽靈正和他坐在沙發上,靠著他的身體靜靜地翻著書,就像個正常的人類一樣。

 

  山姥切喜歡看書,他認為沉浸在書本的世界裡,是一件非常美好、悠閒的事,所以當他發現三日月的房間裡有著許多沒看過的書時,便強烈的要求三日月讓他閱讀。

  不過山姥切沒辦法碰觸到任何東西,於是他只好跟三日月保持接觸,讓自己還能保有觸碰實體的功能。

 

  而在今天,三日月難得的在家工作,山姥切也默默的決定要把房間裡的書看完,但他卻不時的將視線瞄向三日月的筆電上,本來兩小時就能看完的書,硬是被拉長了閱讀時間。

 

  「好奇嗎?」

  三日月將眼鏡拿下,讓身體陷入軟綿的沙發中,原本側靠在身上的山姥切,差點因為這個動作而倒在他的大腿上。

 

  「這個工作一點也不有趣喔。」他看著山姥切慌張的樣子笑了笑,接著自顧自地說下去,「山姥切有什麼夢想嗎?」

  「……或許有吧,只是我還沒想起來。」山姥切故作鎮定的重新靠在三日月身上,拿起手中的書一陣猛讀。

  「我認為山姥切很適合當老師喔。」三日月將頭靠在山姥切帶有兜帽的頭頂,「雖然外表有些冷漠,但其實是個溫柔的人。」

 

  「而且還喜歡吃草莓冰淇淋。」

  三日月笑了起來,山姥切卻覺得有些尷尬,或許在自己成為幽靈以前,是不習慣被人稱讚或開玩笑的吧。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身體卻感覺暖暖的。

  這是為什麼?

  山姥切拉緊了自己的兜帽。

 

  「那你呢?有夢想嗎?」山姥切只想找個話題來掩飾自己的緊張,他指著筆電的螢幕問,「編輯的工作,真的很無聊嗎?」

  「恩…對我來說,是無聊的吧。」三日月拍了拍山姥切的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難得的放假,我們出門吧?或許會想起什麼也不一定?」

  「可是我想看書……」

  三日月無視了山姥切發出的抗議,抓住他的手臂就往門的方向走。

 

 

  室外悶熱的空氣透過風打在臉上,讓人充分的體會到夏天的來訪,三日月手握著山姥切冰涼的手,有種自己的季節還停留在春天的感覺,他抬頭望向天空,將一片湛藍收進眼底。

 

「你喜歡天空嗎?」

  「什麼?」三日月停下了腳步,看向身旁的山姥切,只見山姥切一臉慌張的想說些什麼,到最後卻擠出一句”我只是有感而發”。

 

  「我...我只是問問看,不然只有我的個人資料洩漏出去,不是很不公平嗎?」山姥切將兜帽拉緊,臉孔也隱沒在陰影之下。

  三日月只是微笑著問:「如果我說不喜歡,你打算怎麼回答?」

 

  「為什麼不喜歡?」山姥切不假思索的給出答案。

 

「因為看起來很寂寞,不是嗎?」

  三日月可以看見山姥切瞪大了那雙玻璃珠色的瞳孔,露出了他幼時所不明白的那個表情。

 

 

 

  從那天起,山姥切就一直很安靜,不論三日月講了多麼有趣的話題,他都只會回應”嗯”、”喔”之類的單詞,兩人的關係就像回到剛開始一樣,但卻多了一分尷尬。

 

  三日月不明白自己是哪裡惹山姥切生氣了。

  雖然說生氣好像也不太對。

 

  三日月甚至還買了草莓冰淇淋給山姥切,但下場當然是放入冰箱冷凍。

  房間裡還沒看完的書,山姥切也不再看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盯著天空的工作。

 

  漸漸的,三日月發現他們之間早已沒有三公尺的限制了。

 

 

  剛剛的一場雨下得快,走的也快,完美的呼應夏天這個季節該有的氣候變化,窗台上的薄荷葉沾了水珠,一顫一顫的,像是在邀請人摘採,但山姥切對那鮮嫩的綠完全不感興趣,只是繼續看著逐漸放晴的天空。

 

  「山姥切,不要離開我。」

  三日月突然從背後抓住了山姥切的手,但這舉動也沒有讓他將頭轉回來,他只是嘆了很長的一口氣,輕輕地說了句”幽靈總會離開的”。

 

  「你不在,我會寂寞。」三日月抱住了他。

  「我們才相處三個月,不會感到寂寞。」山姥切握住三日月的手。

  「會不會,由我說了算。」三日月將頭靠在山姥切的脖子上。

  山姥切笑了笑,摸了摸三日月的頭,「我阿,是被貨車撞到的。」

 

  「躺在馬路上,睜開眼全是紅色的天空。」

  「明明接下來是要去上任新教師的工作,但神奇的是,我腦中只想著”我的人生要結束了”,一點可惜的感覺都沒有。」

 

  「但是現在,我卻覺得十分可惜。」山姥切的淚從臉上滑落下來,溫度冰冷的讓三日月想哭。

  山姥切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他悄聲在三日月的耳邊說了最後一句話。

 

  當三日月的手臂再也抱不緊眼前的人,他才接受了這份空虛。

 

 

 

 

 

  「三日月老師,可以請您發表一下得獎感言嗎?」記者們的麥克風蜂擁而至,深怕會漏了什麼重要的句子。

  「得獎感言阿…我其實沒什麼好說的。」三日月站在台上,露出了好看的笑容,「真要說的話,就是沒什麼實感吧,原本只是將我心中所想給畫出來,沒想到居然得獎了。」

  三日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這麼說會不會太自大了?」

 

  周圍的人跟著笑了起來,記者見眼下氣氛正好,便乘勝追擊的發問。

  「請問三日月老師,您每次的畫裡都有天空和一名金髮的少年,這跟您方才提到的”心中所想”有什麼關聯嗎?」

 

  「喂…!笨蛋…!」

  「是菜鳥吧……」

  「所以我才說新人就是…唉…」

  不知道為什麼,附近的人都沉默了下來,並開始責怪那名發問的年輕記者,但三日月只是笑了笑,說了句沒關係。

 

  「你是新上任的記者嗎?」三日月走到年輕的記者面前,看著他緊張的點點頭。

 

  「大家都知道我從來不說畫中的意思,因為那會讓我非常的難過。」三日月摸了摸記者的頭,「但是你和他很像,所以我就特別告訴你吧。」

  三日月靠近了他的耳朵,悄聲的說:「我的畫,只有寂寞。」

 

  當三日月離開耳邊的時候,他看見了年輕記者那張呆滯住的臉,接著被一堆記者圍著,逼他說出剛剛聽到的情報。

 

 

  三日月走進展覽會,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會場裡只剩下一、二個人,所以他放鬆的欣賞自己的畫。

  每一幅畫都有著不同的季節,但唯一不變的是,畫中永遠都會出現天空和那名金髮的青年。

  但三日月卻只能對著畫來回憶了。

 

  當三日月就快要滴下淚時,一條手帕突然進到視線裡。

  「那個…不好意思,我看您似乎需要手帕…」

  一道溫柔又熟悉的聲音在心中響起,三日月抬起頭,眼淚無法控制的滴落下來。

 

  「您…您還好嗎…?」

  三日月搖了搖頭,將手帕接了下來。

 

  「這等待的時間是如此的漫長,我很高興我能再遇見你,」三日月擦了擦眼淚,

 

  「你願意聽聽我的故事嗎?」


----------------------------------------------------------------------

嗨,各位好久不見

我十分慚愧我的更新速度慢如拉牛車...但是我的腦袋已經沒有靈感...連打出來的文都受到了影響...

唉......

不過,先不說這個了,我們來說說這篇文

小時候三日月的母親看著天空,是因為她想離開這個家庭,那眼神包含著寂寞和疲累,所以到了長大,三日月覺得天空是寂寞的,當然母親後來也離開家中,所以三日月一直希望有個人可以陪著自己

而山姥切是個過著普通生活的普通人,平凡的讀完大學,平凡的當上老師,對自己的人生沒有想法,一切的安排都是家人幫他決定好的,直到他遇見了三日月

在三日月告訴山姥切他討厭天空的時候,山姥切的記憶就回來了,並且為三日月寂寞空虛的內心感到難過

雖然他們之間的相處太過於安靜且緩慢,而且彼此都還不夠了解,但他們不想離開對方的心情卻是一樣的

最後,幽靈山姥切說的話是"等著我",因為他已經知道自己還沒死掉,而三日月辭掉了編輯的工作,將他的想念給畫出來


順便一說,草莓冰淇淋和彈珠都還放在三日月的家裡(?

以上這些,不能好好的寫出來,我真的想打自己,還有,因為我看過一本漫畫設定也是幽靈,怕寫出來的東西會被影響,所以想得特別久......

最近也沒什麼時間寫...下次看到我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我還有一堆沒寫完阿媽媽QAQ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面吧!希望我的靈感可以趕快累積起來(淚

2016.03.21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