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溫度

*給 @抬頭望向天空 可愛小美女的點文

*現PA,交往+同居,大概是高中教師x大學生,但文裡完全沒提到就是了(笑


OK的話,以下

-----------------------------------------------------------------------

  「國廣,把這個喝了吧。」

 

  三日月伸出有些寒冷的手,朝床上的金髮青年遞了一杯冒著熱氣的可可,青年用發燙的手掌將杯子接了過來,觸碰到三日月時他卻皺了皺眉。

  「你的手怎麼是冰的。」山姥切國廣用嚴厲的眼神看向三日月。

  「冬天到了都是這樣的。」三日月摸了摸山姥切的頭,柔軟的金髮帶來的觸感讓他微笑了起來,「比起這個,你還是快把病養好吧。」

 

  山姥切看了眼笑咪咪的三日月,決定將手中的可可放在床邊的桌子上,朝他伸出雙手。

  「?」三日月不解的歪了歪頭,「怎麼了?」

 

  「抱。」

 

  三日月笑了笑,伸出雙臂將山姥切抱入懷中,對方的頭在他的肚子上磨蹭了幾下,後背可以感受到越發收緊的力道。

  「怎麼開始撒嬌了?」三日月看向懷中的人,那因發燒而微紅的臉蛋讓他想悄悄地親上。

  「現在是特殊時期。」

  「我說過,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想的話,」三日月將指尖擦過山姥切的嘴唇,「不管是撒嬌還是其他的要求,我都會答應。」

 

  山姥切抿了抿有些乾裂的唇,將三日月推開,拿起杯子開始慢慢喫飲著變溫的可可。

  「我可是認真的喔,」三日月在床邊坐下,「國廣想要什麼,我都會滿足你的。」

 

  「笨蛋,如果我叫你去死呢?」山姥切捏住三日月的臉頰,「你這樣是寵溺,不是讓我撒嬌。」

  「有什麼不好?我就是想寵溺你阿。」三日月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山姥切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的把杯子淨空,準備起身去清洗時卻被人壓回床上,他不滿的瞪向對方,對方隨即丟出一個好看的微笑,強硬地將杯子從他手裡抽走。

 

 

  廚房響起了沖水的聲音,過沒多久,一盤切好的蘋果端到山姥切眼前。

  「雖然是特殊時期,但我也不想這樣給你添麻煩。」山姥切嘆了口氣,鑽進棉被中。

  「有什麼關係嘛,我想照顧你阿。」三日月拿了一塊蘋果吃下,「平常都是你在照顧我,這樣不是太不公平了嗎?」

  山姥切在棉被裡翻身,背對著三日月。

 

  「什麼嘛,沒想到國廣這麼小氣。」

  「你說誰小氣了?」

  「國廣別捏我耳朵阿……」三日月吃痛的說著,順帶將第二塊蘋果也吞下肚。

  「那盤蘋果你就自己吃吧。」山姥切皺起鼻子說道。

 

  三日月笑了笑,他知道山姥切現在正鬧著彆扭,只因自己堅持要照顧感冒的他;平時都是山姥切在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現在立場顛倒,卻連一點機會都不給自己了。

 

  三日月趴在山姥切的雙腿上,故意裝作孩子撒嬌似的說:「你不對我撒嬌就親你。」

  「說什麼瘋話,你感冒了怎麼辦。」山姥切敲了一記手刀在三日月頭上。

 

  「為了不讓我感冒,國廣是不是該表示點什麼?」

  見到三日月笑得燦爛,山姥切只好拿起蘋果塞入口中,但吃完時卻看到對方失望的表情。

  “你到底還有哪裡不滿意?”,這句話還沒問出口,山姥切就發現有個柔軟的觸感壓在自己略顯乾燥的唇上。

 

  「笨…!不是說了這樣你會被傳染的嗎?!」山姥切快速地拉開彼此的距離,順便將拳頭打在三日月的肚子上。

 

  「因為國廣不夠撒嬌,所以我只是在實踐之前說過的話。」三日月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後張開雙臂,「來吧國廣,剛才的撒嬌可以繼續了喔。」

  山姥切眼看自己怎麼樣都拗不過面前的這個男人,只好乖乖的抱住那精瘦的身軀,將耳朵緊靠著規律的心跳。

 

   在山姥切的眼皮完全闔上之前,他似乎看到了一抹溫柔,而又滿足的微笑。


--------------------------------------------------------------------------

明明是爺爺要寵溺被被的文,但怎麼好像沒有勒...(裝傻中

其實是個爺爺想要寵被被,但被被不給寵的概念w(?

但是(?)!!

我突然發現,我又荒了一個月.....

但是!!我真的沒荒!!我只是寫了還沒發上來...!

距離發上來的時間大概還要很~~~久,想寫多一點再來發...畢竟到一半卡住,我會想撞豆腐自殺(?

所以不要覺得我都在睡覺(?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啦

2016.04.17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