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12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一堆私設和OOC

*上一章的地址:http://six-yuri.lofter.com/post/1d2d65e3_9446a85


OK?

以下

-----------------------------------------------------------------------

  一點、一點的。

 

  兩人的親吻就像雨滴打在湖面一樣的輕柔。

 

  感覺很快就消失不見,但卻會激起一陣陣漣漪。

 

  誰也不願意先停下。

 

 

 

  「這下麻煩了,沒想到會這麼快就來。」女性拿著手中的委託報告扇來扇去。

  「主上,這委託不能不接嗎?」鶴丸的臉上寫滿了不安。

  「拒絕?你說要用什麼理由?」女性朝鶴丸射出一道尖銳的視線,「只能拖延了嗎……」

 

  女性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之後將委託交給鶴丸,「先別讓三日月知道這件委託,讓一期一振和鶯丸跟你一起行動吧。」

  鶴丸點點頭,悄聲的從房間退了出去。

 

 

 

 

 

  通紅的火焰燃燒了整個據點,山姥切望向門口那位再也熟悉不過的人,耳邊傳來女性首領指示的聲音,手被三日月緊緊地拉著,他們兵分兩路衝進了森林裡,但卻像是逃不掉似的,那個人的身影緊追在後。

  「國廣?你那美麗的長髮去哪了?」

  山姥切感到一陣暈眩,不自由的感覺壓上心臟,但只要三日月的手還緊握著,他就能繼續呼吸下去。

 

  三日月帶著山姥切跑到森林的深處,他看著不停喘著氣的山姥切有些心急,一方面是擔心他的身體,另一方面則是那個糾纏不休的男人。

 

  要是可以,三日月有把握自己能完美的了結男人的生命。

 

  但是他不想讓山姥切見到自己殺戮的一面,以前所作的夢,如今卻在現實中困擾著他,他怕的是山姥切對自己破滅,更多的是怕他承受不住殺人的場面。

  他小心翼翼地看向山姥切,視線卻剛好對上望過來的那雙碧眼。

 

  山姥切微弱的笑著,複雜的情緒在眼底不停閃動,但他已經決定好,再也不回去那個鳥籠裡。

  他要和眼前這個總是帶領著自己的人一起走。

 

 

  「其實…那個男人一直在做實驗。」山姥切悠悠地開口,「利用我的能力,不停的在做著長生不老的實驗。」

  三日月瞪大了眼睛,才剛想開口卻被打斷。

  「不過他並沒有傷害我喔?不用那麼生氣也可以的。」山姥切笑了笑。

 

  三日月握緊山姥切的手,而山姥切則輕輕的將頭靠在他肩上。

  「他的實驗…可以說是成功了一半吧。」山姥切嘆了一口氣,「先是長生不老,再來就是讓死者復活。」

  「這太瘋狂了。」三日月搖了搖頭。

 

  「我的執著又何嘗不是呢?」

  山姥切大聲地笑了出來,但在三日月眼中那簡直是像在否定自己的過去一樣。

 

  「喜歡一個人並沒有錯。」三日月將手套脫了下來,撫上山姥切那快哭出來似的臉龐,「就像我遇見了你,喜歡上了你一樣。」

 

  山姥切的眼眶泛出淚水,但他在這一刻想的卻是為什麼自己總在三日月的面前流淚?


-----------------------------------------------------------------------

短短的一篇又拖了劇情...

本來是打算五月寫完就發的...

但是我感冒了

在床上躺了三天左右才確定自己發燒了,明明還能走路去上課的說...可惡

接下來是小組報告和快被當掉的專題...把自己弄得很忙的我真是笨蛋(泣

偷偷說其實有一部份是自己懶

2016.06.05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