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黑道pa(或許是系列之二

*啊啊這真的變成系列了...

*感覺有超多bug別打我...

*上篇走這喔...http://six-yuri.lofter.com/post/1d2d65e3_953274c


以下正文

---------------------------------------------------------------------------

  唰、唰、唰…

  高級的藍色鋼筆在白紙上鉤出一道道痕跡,那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流暢和優雅,但山姥切卻無暇去注意那些。

  他死盯著鋼筆滑動的軌跡,讓他的雙眼像極了一顆顆的松綠石。

 

  「嗯…還算不錯吧。」小狐丸將考卷看了看,發現山姥切對於秘書所需的資訊吸收得很快,雖然有些小錯誤,但並非什麼太大的觀念問題。

  山姥切聽到小狐丸的稱讚原本很開心,但當他接過考卷的時候,喜悅的表情瞬間從臉上收了回來。

 

  隨即,啪噠啪噠的聲音落在了紙上。

 

  小狐丸竟一時找不到話來安慰眼前的金髮少年,只能傻傻的看著他從房間衝了出去。

 

 

 

  「哎呀,這不是山姥切嗎?」三日月看向蜷縮在大廳沙發背後的人,輕笑了幾下,「躲貓貓可不是這樣玩的啊。」

  三日月發現山姥切的手中緊握著一張紙,他想抽起來看,但卻被人更加用力的握住,直到紙都開始發皺了,那力道才稍微有減弱的跡象。

 

  山姥切在這時候站了起來,眼眶異常的紅,那濕潤的眼瞳好像等一下就會有寶石滴落下來。

  三日月看傻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他抓住山姥切的手將他帶出屋外,外頭的天氣高溫得嚇人,迎面吹來的風一點也沒有解暑的作用,只徒增了身上的黏膩感。

 

  三日月抓起傘桶裡的一把花傘,啪的一聲打開了它,上面的圖案讓山姥切不禁咋舌。

  「這傘的品味還真特殊。」山姥切沉下臉,原本他的心情已經很低落,還被三日月擅自拉出門,甚至還要兩個人共撐一把印滿貓咪圖案的可愛陽傘。

  怎麼想都讓人無法接受。

  但三日月像是不在意似的繼續拿著這把傘,抓著山姥切就往街道上走。

 

  三日月一路上保持沉默,這讓山姥切緊張的想是不是該找些話題,但此刻他的腦中只有那張被捏皺的試卷,和兩個男人共撐一把可愛的洋傘。

  完全構不成話題。

  就在山姥切還在思考是不是該講些什麼的時候,三日月開口,跟他說目的地已經到了。

 

 

 

  那是一間冰淇淋專賣店,招牌上大大的寫著”天然手工”,字體像是少女寫的一般非常可愛,外框還使用玫瑰的花邊點綴,山姥切的臉更沉了。

  「難不成你喜歡可愛的東西…?」山姥切看著面不改色將陽傘收好的三日月不禁脫口而出。

  「這傘可不是我的。」三日月推開玻璃門,涼爽的冷氣就這麼吹了出來,山姥切無法抵抗誘惑的走了進去。

 

  三日月似乎和店長是熟人,山姥切一進門就看見兩人聊的熱絡的樣子,還將自己手中的試卷搶了過去交給了店長。

  「三日月!你幹什麼…!」山姥切差點沒一拳打在眼前這張好看的臉上。

 

  「耐心的等待一下吧。」

  三日月露出好看的微笑,推著山姥切到座位上,之後大約過了十分鐘,一杯巨大的聖代就被端上桌來,三日月示意要山姥切先吃,並將精緻的銀色湯匙遞給他。

  在吃進第一口冰後,山姥切原本有些尷尬的神情慢慢地轉變成放鬆的表情。

 

  最上層的可可冰沙帶點苦味,但隨即就被下層香甜的蘋果軟冰給化掉,正當山姥切驚訝於這兩者的搭配時,他發現最下層還有清爽的義式檸檬冰淇淋,這三者合在一起更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比起品嘗美味與否,更像是在體驗驚喜。

 

  三日月也拿起另一支湯匙舀了幾口,笑了下:「心情好點了嗎?」

  山姥切有些彆扭地看向他:「如果你請客的話。」接著繼續挖掘聖代。

 

 

  當他們仍舊撐著那把陽傘回到宅邸時,三日月突然湊近了山姥切,「那把傘是……」

 

  山姥切笑了出來。


----------------------------------------------------------------------


2016.06.29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