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論單戀的處理方式(下

*花吐病設定

(網上搜尋到的解釋:主要是用於單相思和苦與戀愛糾結的人,只要開始想起對方就會吐出花瓣,需要親吻、告白、釋懷等等動作才可能痊癒)

*有主觀論點


*如果這樣還能接受的話,以下

-----------------------------------------------------------------

  本丸正值夏季,池塘開滿了荷花,淡雅的香味在空氣飄散,鯉魚也捧場的跳出水面,短刀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走過造景的小橋,構成一幅溫暖的圖畫。

 

  山姥切獨自坐在走廊邊看著他們,享受著暖陽的照耀,吃著冰涼的點心,等待著下次出陣的時刻。

  從那天起,他的心中充滿了想斬殺敵人的慾望,想更達成自己身為刀的使命,想更展現出自己的價值,為此,他在戰場上拿了許多譽,也成了本丸最可靠的人。

 

  當他正思考著戰術策略時,有一道聲音打斷了他,那聲音就像冰水一般流進耳裡,清脆悅耳,但也是他目前最不想聽到的聲音。

 

  「山姥切殿原來是如此風雅之人,今日真是大開眼界。」

  「……您好。」

 

  山姥切覺得有些尷尬,打完招呼準備起身離去,但卻被三日月抓住手腕,嚇得他不小心將手中的盤子給摔到地板。

  「哎呀,好險不是瓷或玻璃的呢。」三日月看著地上的塑膠盤笑了笑,但手還是抓著山姥切。

 

  山姥切試著掙扎,發現對方力氣出奇的大,只好出聲:「可以放手了嗎?」

  「陪我這老頭子比試一場如何?」

 

 

  山姥切本想拒絕,但對方一直抓著自己,只好妥協。

  「我們就別客氣,用真刀來比試吧。」

  三日月拔出刀,上頭的紋路就和他的眼睛一樣美麗,讓山姥切差點忘記自己身處何處。

  他甩一甩頭,隨即立刻拔出刀,在那瞬間,他感受到從對面傳來的威壓感。

 

  清脆的刀刃碰撞聲示意著比試的開始,雙方有攻有守,很難看出哪方佔有優勢,每當山姥切快速地滑進三日月的下側,三日月就會揮下刀來,讓山姥切一直找不到進攻的時機。

  三日月將重心放在下身,揮出的每一刀都沉重無比,山姥切覺得自己的刀就快要被破壞,但這股恐懼卻讓他更加興奮,在戰場上的感覺一瞬間全找回來,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囂著。

 

  更快、更強。

  將一切全都斬殺。

 

  山姥切的腦中只剩下這些聲音,他看見三日月開始感到吃力的表情,覺得自己就要贏得勝利時,

  「山姥切國廣。」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山姥切震住了,一瞬間無法反應,三日月就這麼將他的刀打飛出去,結束這場比試。

 

  「再一場!」山姥切吼著,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大吼,他只覺得沸騰的血液靜不下來,尤其是三日月看向這邊的眼神讓他覺得有些羞愧。

  「和山姥切殿比過之後,我想問一件事。」三日月將山姥切的刀撿起來遞給他,「你認為,我們擁有身體是為了什麼?」

 

  山姥切呆愣地接下刀後,三日月就轉身離去,演練場只剩下他一個人,靜得竹敲的聲音都像在耳邊迴盪。

 

 

 

  不懂。

 

  山姥切躺在走廊上,吹著涼爽的晚風,不停想著今天發生的事,他不懂三日月為什麼要這麼做,也不懂三日月離開前所說的話。

 

  山姥切看著月亮,滿腹牢騷無處發洩。

 

  「山姥切?」

  本丸唯一的女聲在耳邊響起,山姥切馬上就知道是審神者,他轉頭看向她,眼神滿是複雜。

  審神者詢問山姥切怎麼了,但他欲言又止,審神者有耐心地等著他開口,過了不知幾分鐘,他終於說了句話。

  「我們為什麼會擁有肉體呢?」

 

  這次換審神者欲言又止了,她思考了很久才說:「雖然我認為這樣說不太好,但我認為是為了作戰。」她接著說,「畢竟你們就算斷了、受傷了,也還有第二個你們。」

  山姥切瞪大了眼,他不認為審神者說的是錯的,卻有些難以接受,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頭默默的低下去,審神者看著他這個樣子,突然覺得有些抱歉。

 

  「但是對我來說,你們和人類一樣喔。」審神者又說,「我可是沒讓你們斷過呢。」她驕傲的挺起胸膛,這讓山姥切覺得有些好笑。

  「謝謝。」山姥切笑著道謝,他覺得自己好久沒笑了。

 

 

  過了幾個月,山姥切在走廊遇見三日月,他們之間有些尷尬,先打破沉默的人是山姥切。

  「之前那件事,我要謝謝你。」山姥切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將頭上的布往下拉了下。

  「謝什麼?」三日月瞇起眼微微笑著,像是已經忘了一樣。

  「之前你問我,擁有肉體是為什麼,我想我明白了。」

 

  「我們擁有肉體是為了戰鬥。」山姥切開始說出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們也能活的像個人類一樣。」

  三日月微笑,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這使山姥切有些緊張,他覺得自己就像個演講者,不知道聽眾能否接受自己的演說。

 

  「我聽審神者說了,太執著於某件事上有可能會變得和我們的敵人一樣。」山姥切手指顫抖著,捏緊衣服,「我太追求戰鬥了,我相信你想提醒我這點,所以…謝謝你。」

 

  三日月看著如此拼命說話的山姥切,笑著說:「不用謝,你能明白就好,大家都是伙伴,互相照顧是應該的。」

 

  語畢,三日月將手掌摀住嘴巴,咳了一下。


--------------------------------------------------------------------

*算是近況報告,可以不看

大家好久不見,我來說一下為何我這麼久沒發文

從10月開始我在準備備審資料,一直被老師打回來...

11月是去申請的學校口試,12月是畢業專題口試,這中間畢業專題還一直做修改+這學期把學分修好修滿的一堆課

等到了1月想說比較閒了,學校通知我上了,要找指導教授,一直兩地往返

嗯...這幾個月我都處在感覺自己很閒但好像每個禮拜都有事要處理的狀況。

導致我發了一堆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幹嘛的文,真的很抱歉。

但這之後我基本上沒事情,可以好好的沉澱自己,思考一些題材了,還希望大家不嫌棄我這一陣子的低迷。

那麼,我們下次見。

2017.01.19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