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畢業以後

*很短很莫名(?


可以就往下030/

--------------------------------------------------------------------

  「接下來,音樂部的同學們將為畢業生獻上畢業曲。」

  司儀在講台上站得筆挺,請音樂部上台,待每個人都準備好之後,她大喊一聲「奏─樂─」,下一秒,磅礡的交響曲響徹禮堂,指揮的同學賣力地將不同樂器的音色融為一體,在他身後的畢業生有些落淚,有些微笑,但三日月宗近兩者都不是,他只是靜靜地望著台上,心中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恭喜你畢業。」山姥切國廣塞了一袋巧克力餅乾給三日月,那是他在家政課時做的。

  「謝謝。」三日月微笑,「我看見你在台上的表演了,很精采喔。」他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和櫻花相稱的金色腦袋,那飄起的髮絲讓對方更添幾分美感。

 

  「都是指揮和大家配合的好。」山姥切想起對方去年也負責畢業曲的演奏,那一頭墨藍色的頭髮和黑白相間的鋼琴真是再適合不過。

  「你明明可以更自信的。」三日月想摸摸對方的頭,但手卻伸到一半就停止在空中。

 

  在櫻花花瓣飄進的教室裡,兩個人默默的站著,誰也不敢看對方,教室外的聲音像是從遠處傳來,時間好似停在這充滿粉紅色的空間裡。

 

  「那…那個,你去了大學要好好起床阿。」山姥切有些彆扭的開口,三日月不禁失笑。

  「恩。」三日月還是摸了山姥切的頭,對方似乎有些害羞地將手給拍掉。

 

  「什麼阿,又把我當弟弟耍?」山姥切嘟囔。

  「我是把你當青梅竹馬。」

  「那是啥…還不是一樣。」

 

  「我想還是有些不一樣的。」三日月微笑,「等你畢業了,你願意來找我嗎?」

  「你在說甚麼阿,我一定會去找你的不是嗎?」

 

  山姥切不太明白,但他看見三日月露出了他至今從沒看過的美麗笑容。


------------------------------------------------------------------

大家好,我是最近沉迷於手遊和考試(?)的鹹魚

過了有點久才發了這麼一篇短短的、莫名的文

其實是想讓產文的心情回歸一下0v0

2017.04.23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