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_Yuri-為啥越寫越長

[三山]生命之歌-8

*繁體注意

*山姥切年紀>三日月

*一堆私設和OOC

*我在寫什麼......

如果這樣還可以的話


以下

-------------------------------------------------------------------

  「國廣,你今天還是一樣美麗啊。」男人牽起山姥切的髮絲,溫柔地親吻。

  「您言過了。」山姥切的心在燃燒著。

 

  「今天要做些什麼?跳舞?散步?讀書?」男人熱心的問著山姥切,手也摸上了山姥切的臉。

  「只要您喜歡就好。」山姥切的心在跳動著。

 

  「嗯,果然還是唱歌吧,我很喜歡你的聲音喔。」男人的雙眼放出光芒,接著將手搭向了身旁的玻璃櫃,「遊香也很喜歡呢,對吧?」

 

  躺在玻璃櫃裡的長髮女性沒有回應。

 

  「來吧,來唱歌吧。」男人牽起山姥切的手,「這樣大家都會變得快樂的。」

 

  啊啊,今天又是這個樣子啊。

 

  山姥切的心在燃燒著,在跳動著。

 

 

  但是他卻早已看不見眼前的一切。

 

 

 

  三日月輕巧的從身後靠近眼前的男人,並用手中的小刀往男人的脖子一抹後,發出了長長的嘆息。

  「唉…」

 

  「三日月,感覺你不是很專心啊。」鶯丸解決掉另一個站在門口的守衛,對著三日月發出了感嘆:「真的是有了情人就不要我們這群夥伴了啊…唉…」

 

  三日月朝鶯丸翻了個白眼:「我什麼都沒說好嗎。」

  「喔?難道不是在想著趕緊回去見你的”金絲雀”?」鶯丸呵呵地笑了,「在任務中分神可不太好喔。」

  三日月搖了搖頭,近似深黑的髮絲搖的令人晃眼,「我只是在想,這些人的生命是否重要。」他看了看躺在地上,早已斷氣的守衛。

 

  三日月想起了之前的夢裡,山姥切對所他說的話,那些話讓他開始去思考,自己所做的事是不是正確,人類的生命對自己來說又是什麼?

  「雖然在任務中胡思亂想不是一件好事,」鶯丸一邊說話,一邊將門鎖給解開,「但是我認為不論好壞,每個生命存在於世上都有它的價值和意義。」

  「即使是個無惡不作的人?」三日月不太理解。

  「因為有他們存在,我們才有工作可接嘛。」鶯丸笑得燦爛,「所以對我們來說他們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好,解開了。」

 

  三日月跟著鶯丸的腳步,進入了一間像是實驗室的機密房間,裡面放著許多用玻璃罐裝著的鮮豔液體,每瓶液體中都有各種不同的花朵,但三日月沒有時間去欣賞,他跟著鶯丸快速的翻找書櫃中的資料,期望著任務所要求的那份會出現在眼前。

 

  「沒有啊,看來只剩下辦公桌的抽屜了。」鶯丸將資料塞回書櫃,拿出解鎖工具伸進鑰匙孔。

  三日月閒得發慌,便開始研究起瓶內的花朵,有常見的櫻花、玫瑰、向日葵等等,甚至還有一些從沒看過的花或樹葉。

 

  「找到了!」鶯丸將抽屜的資料抽出,確認是委託內容裡寫的文件後,放進了隨身攜帶的背包,「走吧,三日月……三日月?」

  鶯丸看見三日月盯著玻璃瓶發呆,手中還拿著不知道哪來的相框,鶯丸湊近一看,照片上的女性有著一頭金色長髮,穿著一身白色洋裝站在櫻花樹下,臉上綻放著美麗又溫柔的笑容。


  「真是位漂亮的女性啊。」鶯丸點點頭,回想起獵鷹的首領在自己面前抓著肚子的模樣,「跟我們家主人比起來實在是差很多。」

  「…………是阿。」三日月將相框放回原位,從書櫃隨手抽出一本研究用書,「走吧。」

 

  鶯丸很想告訴三日月不能隨便拿取指定以外的物品,但當他看見三日月的眼裡,那凌厲到似乎可以割傷人的新月時,瞬間就放棄了。

 

 

  鶯丸發出聲音,通知了在外把風的鶴丸,在確認無人發現的情況下,快速的回到獵鷹,將委託的東西交到首領的手上;在確認了任務完成之後,三日月頭也不回的狂奔出去。

 

 

 

  山姥切不停的思考著,這樣的自己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從那個男人看上自己的時候就應該明白,留住他的是自己的容貌和能力。

  但為什麼自己卻甘願的被這樣利用?

  是因為一開始所感受到的溫暖?還是被人需要的感覺讓自己迷失了?

 

  也或許是因為,自己還喜歡著他。

 

  不,自己的心早就已經麻木了才是。

 

  但是為什麼自己還死守在這個鳥籠裡不願出去?

 

 

  山姥切將頭埋在膝蓋上,突然想起了三日月;三日月也只是個想了解自身能力的人,等到解開了所有的謎題,他一定也會離開自己。

  但是自己卻抱著一絲期待,並將那份期待強加在三日月身上,有意無意的誘導著三日月,希望能讓他產生想陪伴自己的念頭。

  然而自從三日月被自己趕走的那天算起,已經過了五天。

 

  山姥切的淚不自覺的滴了下來,他不想要三日月跟那個人見面,也不想要讓三日月看到那樣的自己,所以才將三日月給推開。

 

  但如果知道會這麼難受,那不如一開始就別抱有期待。

 

 

  山姥切的淚沾濕了和服,但卻停不下來,現在他滿腦子想的都是三日月,但是越想心臟就越感刺痛。

 

  「三日月…」

 

  山姥切不禁呼喊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人。

 

  但山姥切沒想到下一秒三日月就從花叢裡走了出來,並且抓住了自己的金色長髮。

 

 

  然後,用銳利的小刀劃了下去。


评论

热度(16)